“阿细跳月”的艺术世界
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阿细跳月”的艺术世界

2018-08-10 09:38:32  来源:云南日报

我们面对着云南一块名叫弥勒的大地,无论何时,都会出现一种“云南映象”:要么在巨大的广场上,要么在美轮美奂的舞台上,要么在空旷的山林里,或者在村前寨后,田间地头,一种被称之为“阿细跳月”的艺术活动,在看似“混乱”和“喧嚣”的气氛中,极其有序地拉开了帷幕。

一场音乐舞蹈,把大家聚拢在一起,为自己为别人打开了一个欢乐的场景。这样的场景,有时几个人,有时几十个人,甚至成百上千个人,这些人都像自发一样,在一种音符和节奏中手舞足蹈,大开大合,收放有序。在那个时刻,观众和演员常常融为一体,每个人都陶醉了,每个人都表现出主动求乐的坚定意志,每个人都几乎达到或超越了生理狂喜高潮。这种陶醉的场面,像春风一样,吹拂着每一个人的脸,激荡着每一个人的心。他们都明白一个“真理”: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世界上没有哪一种舞曲像“阿细跳月”一样,把“吹”、“弹”、“唱”、“跳”等各种艺术行为集为一体,显得如此气势恢弘,刚柔相济,龙跃凤鸣,波澜壮阔。可以说,阿细人在世界上,成功创造了“狂欢史”的一个重要篇章。

在“阿细跳月”的过程中,所有的乐器都与跳舞者的器官成了最亲密的关系,任何力量也无法把它们与人体分开,在乐声还未响起时,它们其实已成为人体器官的一个重要部分,而不是人的附庸或工具。那时,男子几乎没有人赤手空拳,不挎三弦,就吹笛子。其他的还有小三弦、四弦、二胡、三胡、唢呐等等……这些乐器没有高贵的血统,但都有一本厚重的“家谱”,它们都有自己的来路、身份、地位和具体做法。这一切,都在阿细人的艺术史里记录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些乐器演奏出来的音乐,简单和谐,没有什么矫饰,朴素真实。有学者说,阿细人开创了全国独一无二的音乐舞蹈形式。这种音乐,在节奏上罕见地出现五五拍,而且最后还有两个休止符。这样的音乐似乎不是用耳来欣赏的,而是用手和足来理解和传达的,它赋予舞者一种自由、奔放、飞转、欢快的动作特征和个性气质。它宛若瀑布飞流入潭,上下之水都笼罩在一种无形的气场里,倾注其中,投入其中,又在其中跳跃和游动。那种动听的音乐让男女舞者自然而然地对立统一起来,一致黏合在一起,节奏对了,音调对了,每个人都自然露出微笑,陶醉其中。

男人们随着现场的气氛的波浪起伏而不停地舞动着,它简直就是舞者的肢体,舞者的语言,舞者的生命,它出神入化地接通了舞者的神经系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舞者的节拍、节奏、姿态、思想和情感之中。他们全盘统筹,审时度势,挥洒自如,出神入化地完成一系列舞蹈般的动作,左手技法有板、粘、揉、扣、滑等等,右手的技法有弹、挑、双弹、双挑、滚、分、扫、砸、搓儿等等,此起彼伏,轻重缓急,错落有致,兼有豪放、雄健、堂皇、轻灵的不同风格和意境。简直就是一个隐秘在弥勒大地的音乐空间、一个多彩的艺术舞台。时间在移动,而人们的心灵和感官,特别是复杂多变的感官,却更加忠诚于“阿细跳月”里的这种艺术人生。

像大三弦这样的乐器已不是简单的工艺品。工匠在制作它时,都是精心设计的,每一个具体的部位和构件都融入了某种功能。等它成型之后,就具有了生命的特性,而生命是不能随意冒犯的,所以当人们从大三弦旁边走过时,千万不能从它圣洁的身躯上跨过。现实生活中,只要大三弦一响,脚底板就痒,每个人就有一种跃跃欲试、争先恐后的感觉。那种纯正饱满的音色,掀开的是灼热的浪潮,一时之间,云奔霞涌,极尽乾坤,一切的伤感、颓废、消沉情绪或思想,都消遁匿迹了,起而代之的是磅礴之气把人推向振作、奋进、升华、豪迈、灿烂的精神极顶。

吹笛的男子,一个是高音,一个是低音,一个高奏主旋律,一个演奏和声部,调式交替,浪花飞溅,纵横发展。这种穿越在大三弦中的笛声,比起其他乐曲中的笛声更包含着一种神秘性,引领着吹奏者,向着欢乐深入延伸,飞翔,营造出天旋地转一般的狂潮。

阿细人的“唱”,是跳到高潮时的一种直抒胸臆,唱词极其简单,比如:“唱起来哟,跳起来哟,尽情地唱哟,尽情地跳哟!”边唱边跳,并在每个唱段末尾的空拍上,一边吹口哨,一边再加“欧欧”的吼叫声。那个时候,已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思想”,所唱的内容已不重要,谁也不会倾听对方在唱什么。相反,每个人只需要一些欢呼式的词句,用来表现各自炽热的“颠狂”情绪和恍惚飘然的精神状态。

现在,“阿细跳月”已融入阿细人的生命与血液之中,融入他们的爱情生活之中,融入他们的劳动之中,如同呼吸、喝水、吃饭一样重要。一般在每年农历1月上旬和6月24日,各村各寨未婚的男女,都会联合举行歌舞盛会。一个村子的小伙子,同另一个村子的小姑娘,共同组成一个个团体,相聚在一起。男的身穿无袖短褂,戴着麦秸草帽,挎着白麻布包;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穿绣花面襟衣裳,头插鲜花,手戴银镯,打着花伞,挎着绣花织包,共同组成一个“花花世界”。这样的聚会,其实就是一次爱情盛会,通常从早上9点跳到晚上10点,甚至通宵达旦,依然如同身在梦中,不愿醒来。如果遇到重大节日和喜庆活动,更是“阿细跳月”的天下。

可以说,“阿细跳月”是火的礼赞,劳动的礼赞,爱情的礼赞,因为有了这样一种民间音乐舞蹈形式,弥勒这座小城就应该与维也纳、布拉格、布达佩斯一样,成为一座最美丽的音乐舞蹈之城。

杨杨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跳月艺术世界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春城花事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