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人文姚安

2018-07-06 11:21:13  来源:云南日报

楚雄州称得上一马平川的,只有姚安县。云南多山,楚雄州也一样。姚安坝子一望无际天地一统,相当有气势。无涯无尽头的苍郁,井然有序的田畴,精耕细作的四季,无一不透出一股自然妩媚。烟村远树生动了坝子边沿,密匝匝的农家户居有竹,食有肉。衣食的富足,让姚安人能够很有底气地对外人说:“姚安坝子栽一半,狗都不吃隔夜饭。”

每到夏风浸透,姚安坝子更好看。

绿油油的稻田里,谷花鱼悠游,黄鳝狡黠。农民挎个篾兜脚手不停逮吃货,还腾出嘴来唱“梅葛”(地域民歌总汇),脱声扬气带些稻花香味。待到有人接腔时,翻腾出水稻拔节的清脆,笛声似的和着歌声与蛙鸣,外来人想立刻抽身已是不可能。这时,此情此景总是会让你发点感慨和呆萌,张着嘴傻乎乎也想现炒现卖几句调子。

与稻田结伴是荷田,荷田比稻田妖娆,还极霸气,有情有义紧追稻田,追到村户、集镇周遭竟然万亩连片,将疏淡的君子之风清旷出诗情画意。它们挺立了杆,展繁了花,红的红得色正,白的白得色洁,让香风精神昂扬,骨骼清奇,吸一口沁人肺腑,吸一天排尽体内浊气,很享受。这时,让你想走都迈不开步。

姚安不是水乡,景致却比江南水乡大气。这和谐与宁静,半是上天赐予,半是人之作为:江堰、河溪两大特征纵横交织,不溢不涝不涸不干疏理着满坝子的野水,保障着土地与农耕的绝配,这美就助长人间烟火,提高人的综合素质。

安邦治郡,都有一套程序,都有一脉传承,谁是初创者?

我与姚安相识有年。头次去姚安,那是我供职的车辆监理所。一次驾驶员年检安排去姚安,全所就我一个女职工,理所当然做后勤。那时没标准间之说,我将姚安驾驶员安排在一间大房子里,这下可热闹了。三个晚上他们歌声不断,越唱越来劲。那时驾驶员是“大爷”,由他们去吼。他们多是现编词句套进曲谱,幽默中带着土俗,乐观中带点文采,将职业的粗鲁带出些书卷气,了得。

二进姚安是个大雪天,气候温和宜人的坝子多年不雪,突然反常一连几天大雪纷飞,地上的积雪有尺余厚,公路是靠机械清理出勉强通行的两道车轮沟。大雪卷来一场地震,很冷。我将所带的衣物全裹来身上,长短色彩春秋乱配,还翻出秋衣的大红帽,很像是从救灾衣物中所取,谁见了都以为是灾民。那次最让我感动的是当地人对灾害突发的处变不惊,很有涵养,很有礼让,很有自立精神,这样的精神高度令人佩服。

三进姚安是受光禄镇党委书记由嬿君之邀,去为古镇开发做点文字工作。这次住了一周有余,对地域做了比较细致了解,文章却没有写出来。他们给我的命题是“官文化”,开发商的点子也是出资的前提。诚以为不妥。官文化不是姚安特色,尽管姚安设郡县2000余年(汉元封二年始),头衔空悬,多是土著自治。能称得上官或者说比较有作为的官人不多,形不成官文化。那群“官人”让我感受大气象,一个是历唐、宋、元、明、清王朝的地方长官高氏土司;一个是明万历年间入滇做姚安知府的李贽。

与姚安人相处日久,能发现他们的一些共同点:斯文中带点羞涩;热情中带点弯弯绕;闲逸中带点作古正经;宽容中带点猜忌;精致中带点洒脱。他们的耕读气息仿佛与生俱来,性格从泥土也从书卷,人文味比乡土味重。

一个重要人物将登场。

李贽任姚安知府仅三年(1577—1580)。当时的社会背景并不利于开创性发展,正是程朱理学盛行期。姚安也不是肥缺,穷在其次,地偏天远土著们占山为王,天灾不断,人祸纠缠,库银空虚,行政管理一盘散沙,基本处于生死有命的蒙昧时期。流官与土官相容受着诸多制约,摩擦少不了。50岁的李贽山一程水一程走马上任,三年嘛,当个维持会长也好混。此人潜心向学有年,24岁中举,入仕也深。他为人耿介,似乎越老越接受挑战,不做出点什么自己这一关就过不去,还谈什么“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他悬鱼警示匡正府衙;他只身入土司衙门,兵不血刃解决土著争端;他接近民众教授先进技能;他心智较量化解民族矛盾;他修路造桥疏通乱水……

李贽的一大爱好是讲学。那时姚安无一处书院让他开馆,他就借佛殿办学,好在姚安寺庙多。李贽办学也别开生面,大张“童心”说,主张幼儿教育从孩子天性;还主张各民族平等享受教育机会,妇女也一样。我们今日已不知道他当年的福建官话怎样与边地语言沟通,却知道受益大众教育,姚安文脉悠久绵长。

纵观李贽从政风格,因势利导尊重环境更尊重人心,将民众需求放在首位,很像一个新学派。举人出身,李贽还无力创立一种执政理论,他师承的是谁?想来想去我想到王阳明。最初读到王阳明的文章是一篇纪实散文《瘗旅文》,作者是王守仁,那时我还不知道王守仁就是王阳明。年龄上看,王阳明年长李贽56岁,李贽才一岁王已作古,不可能是入室弟子;王阳明死后朝廷大力取缔王阳明创立的心学,李贽也很难受益。为解开迷惑,乍暖还寒之时,雷电初动之季,我作了一次苦行僧,带着朝圣般的虔诚,去拜谒王阳明悟道知行的龙场古驿。我有意接近王阳明当年的精神动力,是从贵阳城外大关古道半边街启程脚上练了半站驿路。

一切文字都说此地“万山丛棘,蛇虺魍魉,蛊毒瘴疠。”而我所见到的是盛世太平,龙场(今日贵阳修文县)人把王阳明崇得深学得透,只是这里太清寂了些。

驿丞王阳明(公务员系列官阶在末品)选择住岩洞是智慧,被廷杖四十赶出京门,他造不起华屋。这洞高阔宽敞结实玲透,风雨无侵离驿道不过半里,赶得毛驴驮得马。保安见我将洞中刻文往小本本上抄,说:“老眼昏花费劲,不如去展厅读资料。”

这展厅气场了得,实物也多,够我看的,有我瞧的。这一天我都在解惑。在王阳明的得意弟子中,我没找到李贽;一幅宏观泰山学派对中国的影响图,最远一个箭头指向云南边陲,这就是了。压制先进思想朝廷永远不是民间对手,当时的知识分子崇尚王学已成浩浩荡荡洪流,刊刻王著种种,李贽无疑是读出“格物致知”之道,才有在姚安的一番作为。

李贽的姚安执政条件和作为,与王阳明的一生知行大同小异,基本接近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

阳明洞前辟有文化广场,宽带青巾的驿丞昂首天外,知识分子形象中似有孤寂;姚安城中梅葛广场里,群众集资也为李贽造了尊铜像,神态却亲民得多。李贽慈眉善目揽尽姚安人的日常生活,很安慰。

据说,李贽上任姚安时两担线装书,离任时除线装书两担别无长物。子民十里相送三十里设香案,那份不舍是边民对他的最大肯定。

李贽两袖清风走了。李贽留下的治邦之策民得实惠;他留下的文脉城邦得风气:书院林立,教育普及,进士、举人、诸生之外,出过“一门五举子”“三步两道台”及多才多艺的大批人物,让姚安千姿百态中,人文景致独树一帜。

黄晓萍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人文姚安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杨状元与茶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