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灶窝中焐食物

2018-06-25 14:36:26  来源:春城晚报

    灶窝,这词我一直以为是家乡方言,最近意外读到一出戏,才知是正品的老古汉语,元人刘君锡《来生债》第一折:“我如今把这银子放在灶窝里……扒上些灰儿盖着,谁知道灶窝里有银子?”元人就用着的词,我们还在用着。我早注意到,家乡有很多方言土话实际是古汉语,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内地早就不用的词语,云南的我们还口头流传在生活细节里,不知语言学家注意到没有?

    元剧中的人物在灶窝藏银子,而我小时则在灶窝里烧东西吃。少年时放学回家,喜欢外出去木材站挑锯木渣或者找猪食,但有时会被安排煮饭,这是我最不愿意干的事。我守在老柴灶旁,心猿意马,东翻西找一些可以烧吃的东西,这些东西小的有蚕豆豌豆玉米,大的有红薯土豆。烧蚕豆豌豆玉米,把洞里的柴火挪一挪,侧边腾出一块地方,抓一把丢进去,用灶灰一焐,一会儿灶灰就噗噗有声,豆子炸了,赶快用铁铲子铲出来倒地下,也顾不得什么卫生不卫生,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用木棍拨出捡起吹吹就吃。如果是焐烧红薯土豆,时间就要长一点,这两样东西熟得慢,有时怕大人下班发现,才焐进去一会儿就盘出来,半生半熟地吃下,又忘了揩嘴,脸上还有锅烟子痕迹,大人一看就知道,免不了一顿骂。因为红薯土豆是做菜用的,家里不准烧吃。我在灶窝上烧吃得最多的是干蚕豆,因为有来处。当年城里往乡下运送物资,主要靠马帮和马车队,马料里就有干蚕豆,跟我认识的马锅头要两把来烧吃,并不是难事。

    守着老土灶,在灶窝里用柴灶灰焐烧这些东西吃,满足下馋嘴和总是饥饿的肚子,但作玩的成分居多。其实当年的老土灶只属于我们慈爱的母亲。塔吉克斯坦诗人拉·阿利莫夫写过一首献给母亲的《灶边遐思》让人心动:“我迷恋灶火闪烁发出的声响,也爱听枯枝燃烧奏响的乐章。此时我总会想起您,还有灶台和家乡的老宅,原谅我吧,原谅我不能陪年迈的您远眺夕阳……”

王建安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灶窝中焐食物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