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名镇之缘

2018-06-01 10:44:46  来源:云南日报

没想到真有机缘作同里形神游。漫步于小桥流水与亭台楼阁间,思绪一下子就回到十三年前夕阳西下的和顺古镇的记忆中。其时,我正和几个朋友,坐在和顺的双虹桥畔酒楼的长廊品茶聊天,欣赏着夕阳朗照下的田园风光。忽然得知2005年的“全国十大魅力名镇”评选比赛,和顺与同里还有其他8个名镇一起进入全国“十大魅力名镇”之列,而全国最佳魅力名镇是在和顺与同里两个名镇之间竞争最终和顺胜出。因为曾经有身居边城五年工作生活的经历,与斯地结下的深厚情谊以及怀着的一份特殊期待。所以,这份惊喜是不言而喻的。

诺大的中国,名镇灿若星辰。或以灵秀清幽蕴含,或以文化历史交融,或以风土人情取胜,或以自然景色迷人。就仿佛无数奇珍异珠闪着美丽的光彩。大凡名镇之地,总是几分的风水佳境独在,几分的历史人文都被其占尽。因而,名镇大都会以这种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独立于世。因而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时地利观,往往使得名镇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时空距离感。也许天各一方,时空悬隔,也许机缘巧合便得交感。和顺同里如是。

同里与和顺两个名镇都有着久远的历史积淀,精美的民居建筑,厚重的文化底蕴和浓郁的地域民俗风情。两个名镇各尽其妙,各俱特色,横竖比来都只在伯仲间。比如历史,同里是在唐代就形成了聚集地,起初之名铜里只是村墟小市,而宋代才去金为同,并逐渐具有市镇的规模。而又一说是明初叫富土,是名震江南的巨商大富沈万山的三个女婿居住于此,因朱元璋追查,里人即将富土两字合并再分拆后改为同里的。这当然有点传说的味道在里面。同里可以说是五湖环外,一镇于中。家家临水居,户户可泛舟。名人多、明清建筑多、水多、桥多。

而和顺则是有着更为远古的演变。在那条比西北丝绸之路还早的西南丝绸之路在腾冲的“官马大道”旁边,就是和顺的先人最早的居地。只是原名“阳温墩”。后因村前小河环绕而过,更名河顺,再后取“士和民顺”之意雅化为今日的和顺。当然,和顺真正兴盛的历史是开启于明代洪武年间的戍边屯兵。四面火山环绕的和顺镇位于云南省腾冲县城西南不远,山上名木古树郁郁葱葱,林涛阵阵;蜿蜒的大盈江水白练般镶嵌在一片稻浪、黄花之间,静谧而又耀眼;一泓碧水绕村,鱼翔浅底,河畔古柳如烟;湿地、龙潭、峡谷,鹭鸶、野鸭、老牛,梅花、茶花、稻花,活现了恬静的世外桃源。

我是曾经无数次地沿着西南丝绸古道的现代路线,翻过巍巍高黎贡山,信步走进中原文化为主流的和顺的。这是在古老的火山台地之上,经过了六百年的不断叠加和递进才形成的一个奇迹般的古镇。依山傍水的成百幢特色民居栉比鳞次,散发着中西文化的气息,使人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触摸到斑驳的岁月和丰厚的文化积淀。只要来过的,无论是谁都会由衷地感叹在这极边之地,居然珍藏着这样一个极品又袖珍的古镇。

比如民居建筑,同里的地形地貌非常特殊,是一片被水环绕切分出来的地方。十几个岛屿被十几条河流分隔,又有五十多座桥连结。整个古镇依水临河而建。无论街市、宅院、园林、道路,一切的出入,无一不是舟桥相渡,与水打交道。这样迂回纵横的空间环境,当然使得同里的民居大有想象和建筑的余地。因而具有代表性的如耕乐堂、务本堂、世德堂、嘉荫堂、崇本堂等等,星罗棋布蔚为大观。这些豪宅深院或廊腰曼迴,曲径通幽;或雕梁画栋,玲珑精致;或借景造景,巧夺天工;或茂林修竹,占尽风水。而和顺则不然,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建筑比比皆是。一方面,是传统的古式建筑巧妙布局,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宅院深深。还有五大宗祠错落其间。一方面,是西方的现代装饰恰到方寸地镶嵌其间,天衣无缝地和谐。英国的玻璃,法国的钢窗和铁锁,美国的烤炉、保险柜,瑞士的挂钟。走进中国云南的腾冲和顺乡,走进任何一个平常人家,走进深宅大院,当你听到墙上的老钟敲响,一种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便会油然而升。信手拂去楼梯转角处一架脚踏式缝纫机上面的灰尘,金属商标上用英文写着“德国制造”; 捷克斯洛伐克的玻璃灯罩被细心的女人用棉纸裱补过,静静地放在窗台的一角;当年那些赶着马帮在外闯荡的男人集一生的财富回到家乡修房建屋,也沿着驿路驮回了“骆驼”牌的香烟、美国的压面机、印度的托盘、伦敦的牛皮箱、洋碗、梳妆盒、相机、礼帽、缝纫机……游走在中西的交汇点上,惊叹加迷惘,这百多年前的精美结合,如果不了解和顺的历史是很难理解眼前之景的。按照一般人的概念,这里是遥远的边地,是大山深处的小乡村,徐霞客在游记里说的“极边第一城”。但千万不要误会,只要稍为知道一点地理常识,知道这是边陲又是边境,紧连缅甸,就不会吃惊了。特别是进入那座始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最早的馆藏图书最多的图书馆,便会真正理解和顺的文化底蕴的深厚。被誉为“文化之津”的和顺图书馆建于1924年,是中国乡镇创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图书馆,馆藏古今图书及地方文献达7万余册,其中不乏善本和珍本书籍,清代木刻版本、大型丛书为馆藏之宝。

同里的小桥流水,轻舟短棹,送的是商贾游走四方,迎的是文人雅士风流倜傥。和顺的古道与风雨亭,别的是“穷走夷方急走厂”的无数背影,留的是夜夜捣衣声的怨娘思妇。相同的悠悠古意,不同的前路与归途,将这江南与边陲的两个古镇分野又相合,演绎着异曲同工的历史文化变奏曲。同里与和顺,最为引人注目的当不是这风景名胜,雕梁画栋,精美建筑和悠久历史,而是人文气息的弥漫。明代的大画家倪瓒的画自不用多说,他对同里的千古诗赞是流传下来的:“一水东西运窈窕,几家杨柳木芙蓉。”真写出这江南一方水乡古镇的神韵与特点。还有南宋诗人叶茵、明代书画家王宠、清代的军机大臣桂芬、书画家陆廉夫、著名革命家陈去病,曾就读过学堂的大诗人柳亚子等等。同里一个小镇,从宋末到清末,曾先后出过1名状元、42名进士、93名文武举人,可以说灿若星辰,无不把同里的山水点缀出文化的亮色。而和顺则经过600年的岁月积淀,这里既有中国最早、规模最大的乡村图书馆,也诞生了大批精英,如缅甸四朝国师尹蓉、被英国女皇授予金质奖章的翡翠大王张宝廷,被孙中山誉为“华侨领袖、民族光辉”的辛亥元老寸尊福,被毛泽东赞为“学者、战士、真诚的人”的哲学家艾思奇……和顺全乡1300多户,600多人,侨居海外的和顺人几乎与此相当,遍及欧、美、澳和东南亚、西亚地区,其中归侨和侨眷占全乡人口的80%。哲学家艾思奇就一颗巨星中天,照耀千万人的思想天空,以其《大众哲学》可敌三军,征服人心,给古镇增添了名气的播散和智慧的光泽。所以,当我神游于同里,让感觉的步履跨过一道道古桥穿行在幽径深院,让思维的形体乘坐无数轻舟荡漾在小河里。当我形游在和顺,把真实的目光左顾右盼在古朴的房屋,精美别致的窗花雕刻,蜿蜒而散发着幽蓝之光的青石板,龙潭清波映照的元龙阁,为了不占街道而沿着弧线依形而建的弯楼子民居,早已被岁月的风雨弄得斑驳陆离的贞节牌坊,各条街巷口圆形的议事台,兜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雅闲。和顺古镇的特殊是在于靠着一条通往夷方即缅甸的千年古道而建筑起来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和顺是马帮驮出来的,玉石垒起来的。此话一点不假。

同里与和顺,同中之顺,顺中之同的名镇缘,是已将两方山水都缀连和占尽。

当西天的一抹微云把我的思绪收卷回来的时候,同里古镇散发着古意仍然久久沁染在我的心壁。这悠悠古意其实才是名镇的根魂所系。真愿远在边地的和顺亦复如是。

黄立新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名镇之缘
上一篇:我从巴迪来
下一篇:瑞丽知青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