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爱尼山的药

2018-06-01 10:40:31  来源:云南日报

爱尼山是一个乡,我却更愿意把它看作一座山。因为那里的山是绿油油的森林,连乡政府所在地都坐落在茂密的森林之中,不是山是什么?

据《双柏县志》记载:爱尼山原属妥甸,1953年划出,因出白泥,故名白泥山,后演变为额尼山,1958年更名为爱尼山。确实也名副其实。进入爱尼山,全境皆山,森林覆盖率达到93%。森林茂密,中草药就多。民间老百姓经常说:“在双柏,一屁股坐下去都能坐到三棵药”。爱尼山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树,中草药当然更多。

认识爱尼山的药,还得从苏贤宝说起。那是2013年腊月的一天下午,我与朋友到爱尼山乡力丫村委会一个叫刘家偏僻村子里去,看到一个身材瘦小的小伙子在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坡上忙碌。前面一台挖机在挖,他在后面用镐头、砍刀处理挖机挖不到的边边角角,砍那些野藤荆棘。与我们见面时,除了一身的汗水和灰土外,他显得又黑又瘦。苏贤宝不善言谈,经过询问,得知他家有自有山370多亩,都是杂草丛生的荒坡,想开挖一些种一种叫佛手的中草药。后来听说他竟然种了180多亩,很是惊叹。

我被他那种“老愚公”一样的精神所感动,从此便记住了苏贤宝。后来,我知道他很艰难,没有任何方面的补助,就替他找了几个部门的领导。刘家村只有5户人家,加上附近的小沙田村的5户,整座大山上只有稀稀落落的10户人家。有关部门的政策是必须带动8户人家种植才有补助,山里的农民都很现实,喜欢“吹糠见米”,都有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做事风格,他们不相信种这种东西能赚钱,谁也不愿意跟他冒险,根本带动不起来,补助也就没有。第二次是2017年5月陪楚雄州文联的张学康老师去进行脱贫攻坚采访,看到他那一大片开始挂果的佛手,很是为他高兴。

苏贤宝今年31岁,全家6口人,父亲、母亲、妻子,有一个8岁的儿子和一个1岁的女儿。他是共产党员,片区党支部书记。刘家村和小沙田村基本靠近河谷地带,村里主要经济收入是靠养羊和猪,经济来源十分单一,他想为村民闯出一条新的经济发展之路。于是,根据海拔气候,他选择了种佛手。

那一次苏贤宝请来挖机,带着家人整整苦战了3个月,光挖机费就付了3万多元、种苗费付了7万多元,没有想到第一年挖的土层不落实,加上严重干旱,所有种的苗子全部死了。第一次就贴进去了10多万,这对一个并不富裕的农民家庭来说,可以说是“天大的损失”,家里人也产生了分歧,很为他担心。

不能就这样歇台。苏贤宝耐心地说服了父母和妻子。第二年他又贷款15万元,找亲靠友筹了25万元,栽下180亩佛手。这次,种下去的佛手全活了。

佛手苗活了,尽管15万元的贷款每个月的利息都要900多元,尽管债台高筑,苏贤宝还是看到了希望。2014年,他主动要求退出了贫困户。2017年9月10日,苏贤宝第一次卖了两吨佛手青果,收入1.4万元,是卖给一个公司直接运到台湾的,听说那里的人很喜欢,是买了放在家里作“贡果”的。

佛手是一种治咳嗽、咽喉肿痛、咽夹炎和清火解毒的中药材,同时也是一种水果,还是一种备受民间老百姓喜爱的“贡果”,不食不用摆在家里和办公室也会发出一股清香,经久不散,时间可达半年之久。而且,佛手的挂果期长达20年以上,苏贤宝计划发展到300亩,再动员村里的农户栽,让佛手成为帮助群众脱贫致富的一个产业。

说到爱尼山的药,不得不提杨国飞。他是爱尼山乡中药材种植的“领头羊”。他的“国飞基地园”里种满了重楼、黄精、续断等中草药。

杨国飞今年40岁,看上去精明能干,据家谱记载曾经是杨家将的后代;妻子周增红今年35岁,长得娇小清秀,原来是杨国飞所在村里的代课老师。当年杨国飞高考落榜回到家乡,劳动之余经常到学校里玩,认识了周增红。周增红看杨国飞有知识有文化,杨国飞因为“小周老师”漂亮而有知识,两人就谈起了恋爱。后来结婚,杨国飞跑起了运输,周增红也不再代课了。几年下来,杨国飞有轿车、大车3辆,在城里买了房。他承包了6个托运部,每天纯收入600多元,每年纯收入5万多元,两个孩子大的10岁、小的3岁,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可是,杨国飞却不干了。2013年6月,他提出要回家乡种植中药材,为家乡寻找一条新的致富路子。这事不仅熟人朋友想不通,他的妻子和当时65岁的老父亲也想不通。

面对亲人的不理解,他却丝毫没有动摇。爱尼山乡村民的经济收入主要是靠种烤烟和采松脂,这几年要求烤烟必须要用煤烤,劳动量大,种植一亩烤烟要60多个工,还不时会出现破坏森林的行为,而种一亩中药材只需要5个工;采松脂对森林的破坏更大,政府已经不准采了。爱尼山有那么多中药材,自己是共产党员,一定要为家乡闯出一条“林下经济”发展的路子。

主意一定,杨国飞每天在山上挖药、找药。开始每天能找到100多棵,后来只能找到30多棵。每天坚持找,杨国飞光重楼就挖了5000多棵。2014年,杨国飞的种苗赚了一些钱,让妻子和父亲认识到种中药材的确是一个出路,就改变了看法,主动帮助他栽药、找药。2017年3月双柏虎文化节期间,杨国飞本着试试看的心理,带了一点重楼去试销,没想到一下子被昆明人一抢而空,他立即回去挖,两三天时间竟然卖出了一吨多,收入40多万元。如今,杨国飞每年光卖种苗就收入10万多元,还在彩鄂路的爱尼山、独田必经之路的大岔路口建起了“爱尼山药膳庄园”。

种植中药材引导乡亲们走上了脱贫的致富路,杨国飞一家与村邻的关系更加密切,每天晚上,很多村民都会来他的药膳庄园免费唱歌、娱乐。杨国飞的妻子小周现在骄傲地说:“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现在越来越看到希望了”。

苏轼冰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爱尼山
上一篇:我从巴迪来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