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一件毛衣

2018-05-30 09:32:56  来源:春城晚报

    我有一件手工编织的毛衣,穿了三十多年,现在还穿着。这件毛衣是大姐织的。毛衣依旧保暖,可是大姐两年前去世了。睹物思人,我的心一阵阵扯痛,眼泪滴在毛衣上。大姐不是我的亲大姐,是妻子的大姐,但她对我的关爱胜过亲姐姐。

    那年冬天,我在香格里拉干活,御寒的衣服单薄,有一种暗冷袭扰身体,但我坚持上工,以“劳动取暖”的办法不停干活,来战胜严寒。这种消耗体力的笨办法取得的暖和是暂时的,时间一长,心慌手软冒冷汗,不由自主地颤抖……这时多么希望有一件毛衣暖身呀!

    果真是心想事成。在我极需要温暖的时候,我收到家里寄来的一个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一件灰色毛衣、两双毛袜、一双毛线手套。妻子在信里说:“大姐听说你去了香格里拉干活,问起你带的衣服是否厚实能否御寒。我说想给你织件毛衣,但一时凑不到钱,而且自己又不会织毛衣,正愁着呢。大姐听后对我说她来想办法。过几天,她就把织好的毛衣、毛袜、手套给我送过来,催我给你寄上……”这是一件套头高领的毛衣,细细密密的针脚织出一个个立方体,朴实大方,穿在身上贴身暖和。

    过后我才知道,大姐也不宽裕,但为了不使我挨冻受寒,她把家里一头过年才宰杀的肥猪忍痛卖掉,去了下关,买了上好的毛线,熬夜赶工织毛衣。

    后来生活好了,妻子和儿女们给我买了好几件羊毛衫,轻便又保暖。但我偏爱大姐织的那件毛衣,经常穿在身上。穿旧了穿破了,我让妻子拆洗,另外添点毛线让大姐织成原样。

    2016年初,妻子把毛衣拆洗了,让大姐给我重新织一遍。毛衣织了一半,大姐患病去昆明医治,妻子也陪着她去了。6月份,我去昆明看望病重的大姐。走进病房,大姐正在输液,她看见我进来就挣扎着坐起。我摆手让她躺下,可是她说坐着好跟我讲话。看见病痛缠身的大姐,我心如刀绞,但忍着悲痛跟她说宽慰的话。大姐让妻子从一个挎包里拿出一件毛衣,让我试穿一下。大姐说:“你比以前胖了,我加宽了点,穿起来还合身,我放心了。”听了大姐的话,我的眼泪奔涌出来,大姐也哭了。

    大姐去世后,妻子说,大姐在治病期间强撑着织完了毛衣。她说,这是我为吉弟织的最后一件毛衣,不能半途而废,要织好它织完它,让吉弟冬天能穿上。

尹祖泽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一件毛衣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诗僧莲洲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