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人被风吹老,花被风吹跑

2018-05-29 10:53:16  来源:云南信息报

风能吹老一切,也能吹走一切。

且不说冬天料峭寒风,看似明媚的季节,也有春风浩荡。春天的风很大,它能让一只纸鸢飘忽天空,让晾在窗外的衣衫猎猎而飞,也让人变老,人在春天里,像一棵树,年轮又增加了一圈,春天的风吹拂皮肤,吹透身体,人被风不知不觉吹老,那些花儿也被风吹跑。

一个人中年以后,朋友越来越少。记得我是30岁之前,认识老鲁的。

多年前,老鲁只身云游,在南方一家报社做副刊编辑。他那时不怕风吹,离开小城的老鲁曾回来过一次,站在街对面的一棵老槐树下喊我,开玩笑,邀我同行。我问老鲁是否打算在那个城市一直待下去,老鲁摇摇头说,当然要走,25岁之前离开小城,30岁离开省城,以后到更远的地方。

好久未见到老鲁了。前几天,听说他回来了,见到老鲁时,他已被风吹老,下巴有了稀疏的花白胡须,老鲁说,我妈老了,回来就暂时不想走了。

我和老鲁见面,老鲁就谈他最近研究,小城一位明朝时的宰相。这个人,是个大文人,字写得好,画也画得不错,老鲁对宰相很感兴趣。

有一次老鲁去省城图书馆,收集这位明代老乡的资料,找到那些难得的宝贝,老鲁兴奋得像个孩子。他用新买的卡片机拍照,图书馆的人过来了,说典籍不可拍照。老鲁说,资料不是让人查的吗?图书馆的人让老鲁把拍的图片删了,老鲁拨弄了半天,结果图像被保护,图书馆的人以为老鲁是故意的。老鲁火了:又不是我不删,是相机不让删!

风不紧不慢地吹着,吹着一个人慢慢变老。

“可爱小老头”,是我对陆公的印象。我认识陆公时,还是愣头青,他已年近花甲,被风吹老。

陆早年毕业于农学院食品专业,人长得像邻县高邮的汪曾祺,比汪还慈眉善目,属温吞厚道之人,不嗜烟酒,喜好弄墨,每有豆腐块发于报端,遇友小示,乐不可支。

本邑为维扬美食传承之邦,水网地带多水禽、蔬食之材。陆公之文,多美食烹饪之道。有人说他“畏内”,怕老婆的人,善烹饪,锅碗瓢勺叮咚作响,故有奇思妙想。

他写过一篇“烹甲鱼”,让人不禁莞尔。陆说,老鳖一只,自菜市上购得,洗净,置一烧得灼热的铁锅内,锅有锅盖,钻一小孔,拇指大。鳖爬于锅中,溽热难耐,忽见一小圆孔,透一线光亮。鳖从盖孔伸出,张大口,伺机逃生。这时候,陆公将事先准备好的姜丝、葱末、花椒、八角……一一喂入,再用文火慢炖。

我知道,他那时并未一试,是属于典型的纸上谈兵。所谓美食,其实是他躺在床上构思的作品。我有多年未见到陆公了,从年龄推算他可能已不在人世,一只老红的柿子已然跌落,我依然记得他从前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我的朋友,渐渐地被风吹老,我也会被风吹老。风流动着,吹着衣裳,吹着草地,吹着人们的喜悦与兴奋,失望与不满、虚荣与自尊、爱恨与情仇,吹得树叶哗哗作响,消逝于看不见的地方。

我在春天曾经观察一棵树,它的那些花儿是被风吹跑的。树下走过一个男人,头发飘飞,人被风吹老。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风吹花被风吹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昨天的未来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