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水芹

2018-05-28 10:40:20  来源:春城晚报

在翠湖边的小吉坡求学时,因为一本《大学语文》,迷上了《诗经》。《诗经·鲁颂·泮水》有一句“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非常有意思,说古时学子若中了秀才,到孔庙祭拜,可在泮池水中采芹,插在帽檐上,以示文才。因此,过去的读书人有一个雅号叫“采芹人”。这里提到的“芹”,便是水芹。

水芹有许多好听的别名:如楚葵、萍苹、水英、刀芹、靳菜、蜀芹等,常见于清浅的水沟、水塘,在它最丰美的季节,接天的绿随温婉的春水你簇我拥,给人留下明净的记忆。

水芹历史悠久,除了《诗经》,《吕氏春秋》也有记载。写水芹的文字,最绝的应是清张世进的《咏芹》:“春水生楚葵,弥望碧无际。泥融燕嘴香,根茁鹅管脆。”云梦泽,水意充沛,春雨伴着荡漾春水,蔓开绿茵茵一片鲜活的芹,“鹅管脆”三个字,用来形容水芹的根,形象新奇,妙趣横生。

水芹是一种平凡的植物,也是我童年生活里常见的青蔬。每年四月,当村前那条名叫“海边沟”的河流水位上涨,水芹便开始在风中摇曳了。虽然那个年代缺衣少食,但左邻右舍对水芹是不屑的。惟母亲当它是宝。温热的暮春,水芹的叶子一点点露出水面,海边沟的清晨和黄昏,便会出现母亲采摘水芹的忙碌身影。

灯笼辣炒水芹,青绿中点缀些红色,模样俊俏,清香鲜嫩。母亲一碗接一碗炒,我们一碗接一碗吃,仿佛永远都不会厌倦。我自然不会像她那般迷恋,因为我不想让柔嫩的肠胃变成水芹的颜色。奇怪的是,水芹花开过,水芹老了,吃不成了,母亲的脸上,竟生出愁云来。

多年后,读到一些写水芹的文章,我才知道水芹性凉,从它体内分离出的碱性成分,有清热解毒、养精益气、清洁血液、降低血压等功效。38岁成了高血压患者的母亲,一年一年,将水芹做主菜,不止充饥这么简单。

《吕氏春秋》 说:“菜之美者,云梦之芹。”云梦之芹就是楚蕲,或者说是湖北蕲州的水芹。辽阔无边,水汽泱泱的云梦泽,如今已在历史的尘烟中消退为相互分离的湖泊,不知江汉平原的水芹,是否还如两千年前那般鲜嫩爽脆?

人到中年,迷上水芹。素炒水芹,做法简单,最大限度保留了水芹的原味。有时也做腊肉炒水芹,方法如下:

剔除水芹根部,留叶子和柄,切成寸把长;热锅,放植物油,将干椒爆香,下腊肉大火翻炒,腊肉味出,倒水芹快速翻炒,七分熟时加少量水,九分熟时水芹和腊肉的香完美渗透,起锅。

夏吃水芹,唇齿间清妙悦耳的声音,一如清风明月中有谁正从《诗经》的水岸走来,轻唤“萍苹,萍苹”,令人无限遐想。

李汝珍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水芹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小路变形记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