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枇杷记

2018-05-24 15:11:58  来源:春城晚报

一个北人,对枇杷最早的认识,来自枇杷露。

小时候,感冒了,不停咳嗽,母亲就买来枇杷露让我喝。淡淡的褐色稠汁,微甜,比感冒药好吃,所以,我一口气能喝一大瓶。彼时,我还不知道南方有枇杷这种植物,因为我的视野里除了槐树、白杨、柳树,就是果实可食的杏、桃、苹果。及长,才知道枇杷是中国南方极普通的一种植物,药店里那些枇杷膏、枇杷露、枇杷糖浆就取材于它。

再后来,迁居南方,与枇杷才有了真正的相遇。

有一年,去塘栖古镇,正是枇杷上市的季节。这是一座坐落于古老运河最南端的古镇,本来就游客如织,枇杷的成熟让游人更多了——很多游客加入采摘枇杷的大潮中。我就是万千游客里的一员,逛完古镇,站在人挤人的广济桥上看了一会风景,就找了一户人家去摘枇杷:交了若干小钱,管吃管摘。最后的收获,不仅是拎着一篮子枇杷回家,还见到了枇杷树,在枇杷园里穿行了一个下午——这对于一个北人来说,是有点纪念意义的。就是这一次,我知道了枇杷树的与众不同,它秋天开花,冬天产蜜,初夏结果,是南方一年四季里最早成熟的水果,拉开了南中国的水果大幕。

渐渐地,枇杷吃得多了,也能分辨一二,我偏爱苏州东山的白玉枇杷。苏州东山、杭州塘栖及福建莆田,是我国的三大枇杷基地——我已吃过其中两款,如此一想,人生也没有白活。据《吴县志》载,10世纪中期,太湖洞庭山一带就开始栽枇杷。明代王世懋在《学圃杂疏》有“枇杷出东洞庭者大”的句子。而在苏州,最有名的就是白沙枇杷——白沙原本是一个村名,早在明代之前就以枇杷闻名,后来,白沙就特指枇杷的品种了。但它又分若干种,皮色稍淡的是青种白沙,呈鹅黄色的叫小白沙,圆而略扁的又叫荸荠枇杷,这种或以形名或以色名的分类,让我一介北人有点找不着北。

但我知道,最负盛名的还是白玉枇杷。

听听这名字,就颇有诗意。小满前后,初夏的阳光下,白玉枇杷像是玉雕一般挂在枝头,真是好看。晋书《广志》里说:“枇杷,白者为上。”那么,白玉枇杷就成为枇杷中的佳品了。食之,皮薄肉白,汁又多,入口甜而不腻,以至有一个“金银蜜罐”的称呼。尽管这名字听起来有点俗气,但实际上枇杷是清雅之物,经常入画。吴门画派的代表人物沈周画过好多次枇杷,有一幅《枇杷》,他画得简洁,款曰:

有果产西蜀,作画凌早寒,树繁碧玉叶,可叠黄金丸。

读古画,见过不少人画枇杷。吴昌硕的《湖石枇杷图》,齐白石的《枇杷扇》,都是写意之作,能勾起人的味蕾之念。但枇杷在苏州东山,不仅是味蕾之欢,更是一座古镇的历史记忆与胎记。有一次,在陆巷古村惠和堂门口对面的照壁上见到了砖雕之作《九狮图》,里面就有枇杷和山雀的图案——忘了说,古画里有枇杷者,则多山雀。

吃枇杷,宜读旧帖,亦宜读元曲、明清小品,更宜读清末海派画家的作品。读着读着,日子就过了。人世间最不可负的是闲散时光,倘若在初夏,一边吃枇杷,一边翻翻闲画,也是一段逍遥的时光。江南的初夏不可错过,因为你一旦错过,迎面而来的就是难耐的燠热了。

去年初夏一个下午,我正坐在小院里吃白玉枇杷,儿子从北方打来电话,说他养的五只蚕都结茧了。犹记得前些天回乡,跟他一起去山里采桑叶的情景。时间过得真快啊。吃枇杷也得赶紧,前后也就半个月,枇杷就落市了。枇杷来到人间,短暂得像一场风一般的爱情,常常令人惆怅。

接完电话,忽然想起“五月江南碧苍苍,蚕老枇杷黄”的句子。

叶梓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枇杷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高高的蓑衣岭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