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悦读  >  正文

回到春天里的小水井

2018-04-10 09:45:10  来源:云南日报

登上世界舞台,演唱世界名曲。

图为中国驻纽约总领馆总领事章启月和著名音乐家徐沛东看望合唱团成员。

图为合唱团在演唱《小河淌水》。

图为合唱团在排练。

    核心阅读

    3月2日,昆明市富民县小水井苗族农民合唱团结束了半个多月的长途旅行,从英国回到了自己的村庄。在此前的16天里,他们应美国纽约爱乐乐团和英国伦敦爱乐管弦乐团的邀请,前往美国、英国参加中国新年音乐会,分别在纽约、牛津大学、利物浦、伯明翰、伦敦进行了7场正式演出——这支由普通农民组建的业余合唱团自2002年成立以来,首次跨出国门,登上世界舞台,首次全程用英语演唱世界名曲,而且还是中国唯一一个与世界顶级乐团合作的业余农民合唱团。

    16天时间,飞越5座世界名城,7场正式演出几乎场场爆满,“徜徉”在中西方古典音乐的旋律里,小水井村民空灵清新的和声,浓郁淳朴的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演出在当地引起极大关注,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众多当地媒体给予高度关注和评价:“来自中国最淳朴的天籁之音!”

    短短半个多月,小水井村民用歌声拓宽了一道跨越大洲大洋文化交流的桥梁,开拓了世界直抵昆明的路径;用歌声打开了一道窗——引发人们关注中华民族传统农耕文化的优秀菁华,引发人们对支撑乡村振兴的乡土文化价值的重新审视和发掘。

    3月4日,记者来到小水井村探访,村里的樱花开了,回归村庄的合唱团成员们又恢复往日的生活,像蜜蜂一样辛勤劳作,像山雀一般快乐歌唱……还是那山那村那人,能够滋养他们纯净的心灵,滋养他们天籁般的歌喉。

    合唱团还没到纽约,票就被抢光了

    当贝多芬名曲《C小调合唱幻想曲》被50名身穿中国苗族传统服装的团员用英语和美声技法在纽约林肯中心唱响时,台下观众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讶——合唱团团长张晓明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场景:“我们合唱团一开腔,唱的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世界名曲,台下所有人都感到新奇,然而等到唱云南民歌《小河淌水》,观众们的表情又换成了另一种,一种陶醉和向往。”

    作为首次与世界顶级交响乐团进行合作的农民业余合唱团,小水井人对乐曲优美深情的演绎不仅打动了演出城市上万名观众的心,甚至让担任伴奏的音乐家们也感到惊讶。

    “纽约乐团演奏者有80多人,伦敦乐团演奏者有60多人,我们的乐团成员只有50人,比通常的合唱团人数要少,配合起来需要时间,而且这两个顶级爱乐乐团也是首次和农民合唱团合作。我们的团员表现得非常到位,一般乐团需要排练两三天的曲目,小水井合唱团只用了两遍就实现了无缝对接。能达到这样和谐的程度,关键还是来自这些苗族村民长期的传承和训练。”张晓明说,小水井苗族农民合唱团已成立16年,在此之前,村民们传袭了来自上世纪初由西方传教士带来的美声唱法。直到现在每周一、二、四、五晚上,村民们都会主动聚在一起集体练唱,这已成为村庄长久以来的习惯。

    “小水井村有老中青三代歌班,孩子们从小就跟着父母唱歌,我父母辈就开始了。到我这辈,十几岁进歌班,30多年来一直保持晚上一起合唱练歌的习惯,从少年一直唱到老年。”合唱团指挥龙光元接过话说道。

    “小孩子10岁左右就加入,到十八九岁正式进合唱团,再到一定年龄可能会流动出去,比如姑娘嫁出去,离开合唱团,也有人嫁入小水井村,变成合唱团成员。”张晓明补充,合唱团中既有父女,也有兄弟、姐妹,练歌是口口相传,你唱一句,我跟着唱一句,直到学会。

    为准备此次出国巡演,合唱团从去年8月就开始密集排练。“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合唱团先后参加了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音乐季、北京国际音乐节闭幕式、广州新年音乐会,并与当地交响乐团进行了深度合作,为出国巡演做了许多积累。”张晓明说。

    据悉,在美国和英国举行的中国新年音乐会一直很受关注,今年《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等多家中外媒体对来自云南的苗族村庄合唱团给予了充分关注和报道,以至于小水井合唱团还未到,纽约演唱会门票就被当地市民一抢而空。

    扛起锄头种地,放下锄头唱歌

    尽管只有短短半个月,小水井合唱团先从昆明飞广州,再从广州飞卡塔尔首都多哈,再转机飞往纽约正式开启演出活动——除了演出、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合唱团成员还参观了自由女神像、牛津大学、泰晤士河、利物浦大教堂……此行带来的信息量对于第一次出国的苗族村民来说着实太多。

    今年27岁的龙福光是小水井合唱团赴英美演出时的高音部歌者,也是村庄日常练习时的手风琴手;而他更重要的身份是小家庭里的丈夫和父亲。

    “有Wi-Fi时可以用微信跟妻子和女儿视频聊天,妻子特别想知道我看见了什么。”龙福光回忆起10年前去北京演出的情形,“那时还是用座机打长途电话,我们特别想家。相比之下,在科技不断进步的今天,大山里的小村庄与大洋彼岸已没有了距离。”

    在村子里,龙福光和妻子开了个小卖部,货架上摆着为数不多的食品,不时有小孩跑进来在货架上翻找一番,挑到中意的糖果就把捏皱了的一块钱纸币往龙福光手里一塞。“得去县城进货了,顺便保养下车。还有好多地等着打理,赶在下雨之前把包谷种下去。”龙福光说,因为担心妻子又要带小孩又要照顾小店,还要养猪喂鸡,自己要赶在出国前给玉米脱粒并磨成粉,为的是让妻子喂牲口时能轻松点。

    干农活儿和唱歌,是小水井村民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两项内容,用团长张晓明的话说就是“我们演出的城市中有几个是海滨城市,观众们对来自中国云南山区农村的生活很好奇,大山生活是怎样的,我就告诉他们,小水井的村民是扛起锄头种地,放下锄头唱歌。”

    担任《小河淌水》和《长街宴》领唱者之一的张琼仙刚回家休息了一天,就和妈妈上山搜集落叶做压肥。记者见到她时,这位穿着牛仔裤、花T恤的年轻领唱和前几天演出照片上的样子相比已经晒黑了许多。她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翻开他们在伦敦街区、在曼哈顿海滨等地拍的各种图片给记者看,那份愉悦分享的心情就像城市里的很多年轻人旅行归来:“有这个机会出去看看特别好,伦敦好,建筑很漂亮,当地人在街上遇到我们会停下来,跟我们打招呼问好。”

    张琼仙是村里为数不多读过大学的年轻人,也是合唱团骨干,她说:“纽约和伦敦爱乐乐团都是世界上著名的乐团,配合时要求非常高,音准、节奏都要准确,声音要和谐、要好听,我们演出时压力大着呢。这一趟出去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和乐团合作,学会和更多人合作。”

    如今,紧张的演出告一段落,张琼仙又把心放在了活计上,她手脚不停地忙碌着但脸上一直挂着甜甜地笑:“出去一趟很新鲜,但我还是很想家的,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回来后活计很多,这几天都去找落叶子压肥,毕竟这样的日子我过习惯了。”

    去看看世界,也让世界看看我们

    合唱团成员张秀敏回到小水井村的那一天,来村口迎接她的女儿哭了。

    “我家住得远一些,就没在村口下车。女儿在人群里没找到我就哭了。送我走时就哭了,回来又哭了一场。”张秀敏看着牵在手里的女儿,孩子一刻不离地紧紧贴着妈妈——这个即将到入学年龄的小姑娘,是合唱团的忠实粉丝。

    “我有时候干了一天的活儿,太累了,就对她说,今晚不去唱歌了吧。女儿不答应,非要拉着我去。”张秀敏说,相信过不了多久,女儿也能和自己并肩站在舞台上了。

    小水井苗族农民合唱团远赴国外演出显然是富民县的一件大事,不仅小水井村的村民聚到村口迎接自家亲人归来,连附近村庄的人也赶来了,像迎接功臣一样热情问候着、打听着。

    “回来了噶?给好着呢么?”“哎呀,你们平安回来了,太好了!”张秀敏随便走到那里,都会有人这样问。她有些害羞,但又觉得自豪,感觉自己和歌手们还是挺给家乡争光的。

    在演出后接受了媒体采访的龙光元说:“他们问我习不习惯当地的食物,愿不愿意多试试,我说,我们很愿意尝试新鲜事物。”无论是小水井村民们的歌声,还是团员们待人接物的质朴纯粹,都给美、英两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为促成此次演出做出极大努力并且在演出中担任指挥的著名指挥家余隆说:“我想让世界更多层面地了解中国人民的文化和生活,让他们了解,中国也有一个农民合唱团,唱着精美的合唱。”

    长期伴随小水井合唱团排练、演出的团长张晓明更是心怀快慰:“从确定到成行,前后历时一年。美国和英国的签证都需要提供财产证明,我们合唱团的成员都是农民,大家就把土地经营承包证、宅基地证明、购车证明等拿来做财产证明,光签证就办了3次。”

    北京国际音乐节组委会承担大部分费用,省财政厅、省文产办、昆明市文产办都给予支持,富民县委、县政府给予了极大地支持和关心。经多方共同努力,最终促成小水井苗族农民合唱团站到了世界的舞台上。

    “文化交流是最有温度的,能够温暖人心。小水井合唱团不仅在世界的舞台上唱响云南,让更多人对中国的了解更进一步,也让更多人对云南的了解更进一步。希望出去看世界什么样的,也希望世界看到我们。”这是小水井村民们的渴望。

    伦敦下雪了,小水井的樱花开了

    在伦敦演出期间,这座美丽的城市飘起雪花。而这一刻,富民高山上的樱花正绽放出娇艳的春色。对生活在中国西南海拔2300米山区的小水井人来说,在异乡看到大雪有种说不出的趣味。

    “我们都打雪仗了!”张秀敏回想起伦敦的雪,赶紧翻出当天用手机拍的图片,指着堆积在街边厚厚的积雪说,“伦敦可冷了,有市民送了我们每人一条围巾,让我们都围上。”照片上的张秀敏和几位同伴身穿红白相间的苗族传统服装,围着水粉色的长围巾,坐在积满白雪的街边草坪上,脸蛋儿冻得红扑扑的。

    国外观众对拥有天籁般的歌喉的小水井人充满好奇,询问他们是不是真正的农民?询问他们中国农民怎么生活,为什么要唱歌?龙光元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歌唱的就是他们的生活。

    面对记者的提问,龙光元兴奋地说:“自己最喜欢的是《长街宴》,像专门为我们写的,唱的就是我们村的生活,唱的就是我们的热闹。”

    “合唱团乘坐大巴在英国利物浦附近过很大一片麦子地,长得非常好,马上要收了,黄黄的,看起来收成很不错。”回到村庄后,龙光元还是会想起那片麦子地。“英国才二月份就收麦子了,我们村的麦子要四月底才收。我家去年12月种的豌豆,倒是马上可以收了。”和村里聊起英国的事儿,朴实的龙光元把观察到的都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给大家听:“嗯,英国人耕种很多土地,都是农场型的,机械化种植。他们养很多羊,很多很多。”

    小水井村外出务工的村民极少,全村470多人只偶尔有人去大营镇或附近种中草药的合作社里打零工,收入不算高。小水井村支书张耀辉告诉记者,今年村里流转了500多亩土地专门种植中草药三七,土地流转出去越多,村子里才会有产业进来,现在每年雨季,大部分家庭都去捡菌子来补贴家用,捡得多的家庭两个月能有两万左右的毛收入。

    结束采访时,龙光元挠挠头说出了一点遗憾:“我们出去就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在想,要是我们村能出个留学生就好了。”

    一年四季有干不完的活儿,一年四季有唱不完的歌。沉浸在春天里的小水井酝酿着勃然的生机。

记者 马逢萃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回到春天水井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