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人物  >  正文

“火车医生”苦乐事

2018-03-07 11:44:43  来源:云南日报

    “一台机车从进入整备场到健康上线,要经过上千道工序,其中,机车走行部就承担着一半以上的数量,要是走行部有了毛病,列车行驶就没有安全保障,我的工作就是帮火车头修脚。”圆脸、爱笑。29岁的吴彬奎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娃娃脸。作为昆明机务段检修车间的一名走行部检查人员,给火车“看病”是吴彬奎最快乐的事。

    30平方米的地沟里

    他穿梭自如

    3月2日元宵节,昆明火车站西侧一公里处的昆明机务段客运机车整备场,也如城市一样“热闹”。一个个火车头正列队于轨道上等待最后的“体检”,这里是火车出发前的最后一站,所有从昆明驶出的火车头都要在这里接受整修,复验合格后方可出发牵引列车。

    “小吴,和谐D3D型0129号机车在2号台位准备就绪,这台车等着出库,抓紧时间!”

    接到指令后,小吴穿戴整齐,拿上电筒、检车锤、轮缘尺径直钻进地沟。弯腰、迈步,在不足30平方米的昏暗空间里,时而弯腰弓背,时而抬头侧瞄,顺着电筒光的反射,纵横交错的管线、密布的螺栓,都在吴彬奎如炬的“鹰眼”里一一扫描。

    从事机车走行部检查3年来,吴彬奎工作的“地盘”就是机车下面长约30米,高、宽各1米的地沟。虽然地沟底部和两侧十分平整,但火车头底部裸露着大大小小的部件让人不得不小心又小心,哪怕是在地沟里行走一步,都有可能被硬邦邦的火车头部件,伤及头部及上肢,更别说可以检查发现故障隐患了。

    顺着电筒光的光柱,吴彬奎弯着腰、抬着头,屈身半蹲,马步、侧蹲弓步“组合”使用,穿梭自如。“从下到上看管线、左右交替看螺栓、由远及近看油润、从大到小看销子……”他默念着自己总结的检查口诀,顺着重点部位一一检查。突然,一个异常引起了他的注意,车钩闭锁位时锁铁无法下落。

    一列火车头在整备场整备时间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如果在半小时内无法发现解决故障,将直接影响到整个铁路运输的生产秩序。吴彬奎擦擦脸上的汗珠,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最终发现检查为钩舌与锁铁侧面间隙过小,更换钩舌后,机车正点出库,这个本该20多分钟完成的工作,吴彬奎只用了15分钟。

    每天有14个小时

    他都猫着腰行走

    刚做走行检查员的时候,吴彬奎最难受的就是在地沟里进行检查。地沟的高度只有半个人高,机车一旦停好,地沟里的人只能弯着腰、弓着腿,身体根本无法直立,一天几个来回下来,所耗费的体力犹如跑了一场马拉松。

    每天最少也要检查近50台机车,每台机车都要依次检查车钩缓冲器、转向架构架、轴箱弹簧、减震器、牵引电机、齿轮箱等170多个零部件,仅是螺栓和开口销就有1000多个,每台车最少20分钟,按此计算,吴彬奎每天至少有14个小时是猫着腰行走的。

    “刚开始的时候特别不适应,下班回家后,满身的油垢和机油味还能忍受,最难受的就是腰腿酸痛,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回忆起刚参加工作时的种种心酸,小吴笑着说。当时,与吴彬奎同期工作的同事因为不适应这个又苦又脏又累的岗位,先后申请调岗,但倔强的吴彬奎却不想认输,只要一有时间,他就钻进地沟里,详细研究机车每个部件的性能,最终,常年的刻苦钻研使得吴彬奎练就了一双鹰眼,也总结提炼了一套地沟里的火车头走行部检查行进法。

    如今,这个清秀的元谋小伙5个手指头缝里残留着常年洗不掉的油垢,但他早已成为顶起班组半边天的技术能手。

    “在光线不足的地沟‘找茬’,‘望、闻、问、切’一样都不能少。小到螺栓大到车轮,哪个环节都不能漏查。重达一吨的车轮误差不能超过5毫米,一个2毫米的螺栓没紧固到位可能影响整个机车的安全。”说到机车,吴彬奎有着自己的一套“秘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火车医生乐事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