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古剑无名

2018-03-02 10:04:51  来源:云南日报

    我排遣郁闷和苦痛的方法就两种:假日读书和出行。对我而言,读书是一种最好的休息,工作繁劳之余读书,心情忧郁时读书,遭人诟病无处申诉时也往往埋头书卷。出行,会受到时间制约和其他的限制,读书则会延展一生的时间和空间。

    我找到了一把锋芒内敛、削欲如泥、横亘寰宇的古剑,它无名无主,躺在书卷里,藏在尘世中。

    现今人们哀叹物欲横流,却很少有人去正己清心。请看李敬泽的《中国精神的关键时刻》:《左传》哀公六年,公元前四八九年,吴国大举伐陈,楚国誓死救之;陈乃小国,长江上的二位老大决定在小陈身上比比谁的拳头更硬。

    风云紧急,战争浩大沉重,他把一切贬为无关紧要可予删去的细节:征夫血、女人泪,老人和孩子无助的眼,还有,一群快要饿死的书生。

    ——孔子正好赶上了这场混战,困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吃的是清炖野菜,弟子宰予已经饿晕了过去;该宰予就是因为大白天睡觉被孔子骂为“朽木粪土”的那位,现在我认为孔子骂人很可能是借题发挥:想当年在陈蔡,这厮两眼一翻就晕过去了,他的体质是差了些,可身子更弱的颜回还在院儿里择野菜呢,而年纪最大的老夫子正在屋里鼓瑟而歌,歌声依然嘹亮,谁都看得出,这不是身体问题,这是精神问题。

    在这关键时刻,经不住考验的不止宰予一个,子路和子贡就开始动摇了,开始发表不靠谱的言论:“夫子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与宋,穷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不禁,夫子弦歌鼓舞,未尝绝音,盖君子无所丑也若此乎?”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老先生既无权又无钱,不出名不走红,四处碰壁,由失败走向失败,混到这地步,他不自杀不得抑郁症倒也罢了,居然饱吹饿唱兴致勃勃,难道所谓君子就是如此不知羞耻乎?

    话说到这份上,可见该二子的信念已经摇摇欲坠,而且这话是当着颜回说的,这差不多也就等于指着孔子的鼻子叫板,果然,颜回择了一根儿菜,又择了一根儿菜,放下第三根儿菜,摇摇晃晃进了屋。琴声戛然而止,老先生推琴大怒:子路子贡这两小子,“小人也!召,吾与论。”

    两小子不用召,早在门口等着了,进了门气焰当然减了若干,但是子贡还是嘟嘟囔囔:“如此可谓穷矣”——混到这地步可谓山穷水尽了。

    孔子凛然说道:“是何言也?君子达于道之谓达,穷于道之谓穷。今丘也拘于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所也,何穷之谓?故内省而不改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厄,于丘其幸乎!”

    ——黄钟大吕,不得不原文照抄。看不懂没关系,反正真看得懂这段话的中国人两千五百年来也没多少。子路原是武士,子贡原是商人,他们对生命的理解和此时的我们相差不远:如果真理不能兑现为现世的成功那么真理就一钱不值,而孔子,他庄严、决然地说:真理就是真理,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对真理之道的认识和践行。

    此前从没有中国人这么说过,公元前四八九年那片阴霾的荒野上,孔子就这么说了,说罢“烈然返瑟而弦,”随着响遏行云的乐音,子路“抗然执干而舞”,子贡呆若木鸡,喃喃曰:“吾不知天之高也,不知地之下也!”

    我认为,这是中国精神的关键时刻,是我们文明的关键时刻,如同苏格拉底和耶稣的临难,孔子在穷厄的考验下使他的文明实现精神的升华,从此,我们就知道,除了升官发财打仗娶小老婆耍心眼之外,人还有失败、穷困和软弱所不能侵蚀的精神尊严。

    当然,如今喝了洋墨水的学者会论证我们之落后全是因为孔子当初没像苏格拉底和耶稣那样被人整死,但依我看,该说的老先生已经说得透彻,而圣人的教导我们至今并未领会,我们都是子贡,不知天之高地之厚,而且坚信混得好比天高地厚更重要。但有一点总算证明了真理正在时间中暗自运行,那就是,我们早忘了两千五百年前那场鸡飞狗跳的战争,但我们将永远记得,在那场战争的偏僻角落里,孔门师徒的乐音、歌声、舞影和低语。

    ——永不消散。

    这是我从学校毕业后,自愿抄录到别人的一整篇文章。看到这篇文章时,我就被一剑击倒,然后在患口处长出了崭新的东西。

    知己难寻。从古至今,无论红颜蓝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成了从古至今人们的思求。孟浩然曾叹“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岳飞感慨“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苏轼自比孤鸿:“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贾岛却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流泪。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丘”的辛酸。

    说起“知音”,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伯牙钟子期的故事。《列子·汤问》里这样记述:“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乃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会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子期死后,伯牙认为世上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

    古人之知音者,心有灵犀,纯净如水,互为魂魄。今之芸芸众生名来利往,知音者谁?你是大师,你能为一个樵夫演奏吗?你听大师演奏,是纯粹去欣赏音乐吗?

    现在人们的日常交往,目的性都很强。明明一顿叙情抒怀的小聚,几杯小酒下肚,突然有人给你说这帮那忙的,一下子就心灰意冷,想遁地逃走。更有甚者,明枪暗箭,口蜜腹剑,贪功诿过,演技功夫十分了得。在当下这个环境里,我对“管鲍之交”还是向往的。2700多年前,齐国的两个年轻人相交,因为鲍叔牙家还有点权势,管仲就经常跑到鲍叔牙家蹭吃蹭喝,像鲍叔牙的影子。鲍叔牙知道管仲贤明能干,也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仲家贫而贪占小便宜,叫他办的事,管仲也办得一团糟,许多人都反感管仲,鲍叔牙却把他留了下来。后来,鲍叔牙侍奉公子小白,管仲侍奉公子纠。小白继位成为齐桓公后,想囚杀管仲这个仇人,被鲍叔牙保下并极力推荐其为相,自己甘愿做管仲下属。管仲遂协助齐桓公治理齐国,齐国迅速强大起来,并以霸主身份,多次会和诸侯,使天下归正于一。

    管仲这个人,也有自知之明,不像有的人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去后就只想如何诋毁别人。管仲说:“我当初贫困时,曾经和鲍叔牙一起做生意,分财利时自己总是多要一些,鲍叔牙不认为我贪财,而是知道我家里贫穷。我曾经替鲍叔牙谋划事情,反而使他更加困顿和窘厄,鲍叔牙不认为愚笨,他知道时运舛顺。我曾经多次做官都被国君驱逐,鲍叔牙不认为我不成器而是时机未到。我参加战争曾多次逃跑,鲍叔牙不认为我是胆小鬼,而是他知道我家里有老母需要赡养。公子纠败,召忽殉难,我却苟且活下来,鲍叔牙不认为我没有廉耻,而是认为大丈夫要能屈能伸。生养我的是父母,真正了解我的是鲍叔牙啊。”

    现在我们常常用“管鲍之交”来形容自己与好朋友之间彼此信任的关系。在我看来,人们提起“管鲍之交”,不仅仅有称赞管仲的才干之义,更多的是褒扬鲍叔牙对人才的识别和宽宥。

    对于争名夺利者,应该学习一下泰伯和仲雍。孔子都说:泰伯这个人品德太高尚了,几次把王位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赞美他。

    3200年前,古公亶父知道三子季历的儿子姬昌有圣德,想传位给季历,老大泰伯知道后与二弟仲雍一起故意离家出走避居吴地。古公亶父死,泰伯和仲雍都没有回来奔丧,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后来又断发文身,表示终身不返。季历继承王位之后尽心尽力,死后传位给姬昌,即周文王。武王时,灭了殷商,统一了天下。几代人励精图治,终将成事,孔子称其为“三代之英”。泰伯和仲雍则在长江下游地区建立了吴越之邦。

    目前许多人都在谈养生,一波一波的的风潮把他们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养生的难处到底在哪里?孙思邈在1500年前说,养生有五难:名利不去为一难,喜怒不除为二难,声色不去为三难,滋神不绝为四难,神虑精散为五难。他告诉我们,不追名逐利,调整好心态,有好的生活规律,养生才有好的效果。

    谦让是一种美德,一种境界。我很喜欢北宋邵雍的:“静随芳草去,闲逐野云归”。

    古剑无名,透着光的力量。

    作者 李长平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无名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