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西门街32号

2018-01-05 11:21:46  来源:云南日报

    一座城市的所有记忆,最终会留驻到一条古老的街道上。

    而这条古老的街道,总会保留着一个重要的点。

    这个点是用来祭奠岁月变迁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双审慎的眼睛,通过它,你会看到这座城市的内涵。

    在曲靖市麒麟区,这条古老的街叫做西门街。这双审慎的眼睛,是西门街32号。

    和这个世界上所有古老但没有被废弃的街道一样,西门街有着某种破败的景象和某种旺盛的烟火气息。墙壁倾斜而斑驳,电线和网线在空中交织,像蛛网一样进入到那些一层或二层的房间里,窗户里永远透露出幽暗而神秘的光线,告知你那里面存在着你无法靠近的生活。

    逼仄的巷道,两旁是各种跟市井生活密切相关的店铺,依次是药店、水果摊、五金器材店,服装店,杂货店,最后是裁缝铺。如今,老式的裁缝铺正在消失,城市里很难再看到这样的景象:靠墙的一面悬挂着各种质地的布匹,大部分是深色的布料,光线因此变得暗淡,靠近窗户,微黄的光晕中坐着一个近视的裁缝,驼着背,伏下身子,用一种熟悉而老旧的节奏,在缝纫机器上操作。

    你会觉得他的操作过于漫长,机器的声音覆盖着时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会抬起头来,用眯缝的眼睛看看门外,看看那些在明亮的光线下路过的人。你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零散的布匹在丝线的连缀中逐渐成形的时候。你唯一知道的是:大部分时候,他和那些在凹凸不平的街道上闲散的市民一样,不去想他们所在的街道有过多少年的历史,在逝去的时光中有过多少次的改头换面。因为那跟眼下的生活全然无关。

    这样就来到32号赵樾故居。在西门街,赵樾故居并不显得格外突出,没有阔绰的大门,飞跃的檐角,跟那些窗户或门柱上贴着“美团外卖”的商铺或者跟悬挂着彩色灯箱的美发店相比,它甚至更安静,更向后退缩了许多。仿佛安心于跟现代社会的脱节,安心于自己在岁月变迁中的命运。但毫无疑问,它是一个重要的存在。

    在中国,名士、望族、乡绅是传统的继承者。赵樾是一个将军,民国初年振武军中将军长,虎门要塞司令,参加过武昌起义,在讨袁护法中救过梁启超。他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跟战火硝烟,阴谋杀戮紧密关联。或许是对这一切的厌倦,这个戎马倥偬的将军仅仅度过52年的短暂人生。半个世纪的时光,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短暂如同烟火,但在曲靖人民的心目中,这段时光铸就了英雄与大义,成全了侠骨与柔情。这就是西门街32号之所以成为一个重要所在的原因。

    准确说来,赵樾故居并非是他真正的居所,赵樾出生在一条名叫土主街的地方,这条街道估计已经化身为曲靖某个繁华地段,密布着林立的楼房,门前车水马龙。西门街32号是他为直亲长辈们修建的养老居所——但这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理念、抱负和他对故土的情谊,全部留存在这里。

    毫无疑问,西门街32号有过一个时代所能具有的奢华与繁茂,更多的却是向人内心深处走的含蓄与雍容,这时的赵樾志得意满,和他的姨太太们定居在苏州,在一处园林般的居所里忘却纷乱的战火。看起来像是一种解脱。但是,这世间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解脱,所谓的解脱只是短暂的退缩。故乡总有太多的期盼会落到那些远在他乡的才俊肩上,不用费力赵樾就能感受到父老乡亲沉重的目光,贫穷、灾难、饥荒犹如无从摆脱的噩梦。那么,他,赵樾,还能做些什么呢?修建一座房屋,虽然不能在那里颐养天年,却可以留住根脉,留住思念,世代流传。于是,民国初年,西门街,一座一进两院木结构四合院慢慢成形。地脚与天井按照江南建筑的特点,安置了精良的石雕,外围的部分主要雕有麒麟,这些来源于古代代表祥瑞的神兽,姿态各异,神情逼真,寄托着远方游子为家人祈福的意愿。中央天井石台则雕刻有《西厢记》中的场景,这是主人的喜好,透过它你能看到主人刚烈的外表之下最柔软与最浪漫的区域。门窗则是繁复的木雕,内容无外乎是梅兰竹菊、龙凤呈祥。

    不知是苏州生活的经验塑造着赵樾的审美,还是曲靖本来就具备的水乡特质让赵樾完成一次与江南的联结,总之,这座出现在滇东平原上的木质院落带着浓郁的南方特色。工匠是专程从广东和江苏请来的,折服于主人的威望,凭借匠人的世故,他们深谙这座庭院对于主人的意义所在,再加上当地人好奇而又钦羡的目光,多少都带来些炫耀的欲念。于是,刀锋间尽显功力,细腻婉转,意味深长,一凿一画皆是才情。置身其间,一时竟分不清身在婉约的江南,还是莽远的滇东。

    只可惜岁月无情,如今,能看到的只是侥幸残留的凤毛麟角,我们可以称之为“痕迹”,它们逃脱历史一次又一次的劫难,存在着,还呆在原来的地方,也还述说着消失的往昔。一同消失的还有当时护国军务院抚军长唐继尧提写的匾额“利济行人”,它曾经高悬于大门之上,在清晨或黄昏散发着金色的光线,告之人们这里的名望和声威。

    能看到的只有一副刻在木板上的对联,上联云“满径芬香邀明月”,下联:“半团竹影惠清风”,没见到横批。我不知道这副对联是否就是最早悬挂在这里的对联,如果是,那么它已经有110年的历史。油漆已经斑驳脱落,裂缝里镶嵌着无法抹去的灰尘,但是,庭香、明月、竹影、惠风,这些属于中华传统文化中名士风范的气息依然那么浓烈,那么持久,从依稀的字迹中呼之欲出,告诉你这就是生活的本真,无论经历多少风雨,创造多少辉煌,最后总能回归平静。

    于是,我想到了曾经甚嚣一时的爨氏文化。在曲靖麒麟这块久远的土地上,庞大坚固的爨氏家族整整统治了五百年之久,硬是把南中地区变成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我不知道“统治”是不是一个准确的说法,也许“影响”或者“渗透”之类的词汇更适用于这个时期这个家族的本质。南中,疆域辽阔而旷远,包括今天的云南全省及川南、黔西部分地域,在爨文化的荫佑之下繁衍发展。

    500年,放入浩渺的时光长河,依然只是弹指一挥间。爨氏的繁盛与辉煌一去不复返,很难再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只有麒麟城东部珠街八塔台墓地和极具艺术价值的爨宝子碑,义不容辞地承担着这种文化传承的使命。八塔台墓地还没有完全被开掘,累累白骨和无数文物古迹携带着巨大的历史秘密,还在泥土的覆盖之下沉默。那些已经开掘出来的部分,则开始了从容不迫的讲述:这个族群的来龙去脉,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的喜好,甚至信仰、追求和精神寄托。

    爨氏家族的没落起源于内讧,很快被南诏所灭。政治中心迁至洱海地区,“南中”变成一个历史名词,悄然落入到历史典籍中,被灰尘覆盖。那么,在他们最鼎盛的时候,是否想过,有一天,所有的繁华与喧嚣都会演化成一块碑石上的细小文字,依稀明灭?他们是否还有机会安慰自己,不管怎样,终究会回到庭香、明月、竹影、惠风之中?

    赵樾的52年生涯,爨氏的500年统治,和世间大部分事物一样,是一段经历,命运如何涂写,丰碑如何建立,总有太多的定数,不如早日让惠风洗去世俗的尘埃,以一颗宁静之心于竹影中沐风,于花香处赏月,这大约是西门街32号最想传递的意愿。

    今天的西门街32号特别适合用来做艺术展厅,因为这样的居所并不多,超过100年的木质房屋自带一种幽深的气息,残留的木雕和石雕则显示传统艺术的精良,所以,这里常常会举办一些非官方的艺术活动。不久前,诗人于坚带着他的朋友们在这里举办一个诗歌朗诵会,我们来的时候,布标还未来得及撤下,耳畔仿佛还萦绕着激越高亢的诗歌。赵樾和家人的照片就悬挂在中堂正中央,赵樾中间,紧挨其右的是正室夫人,看上去很威严,然后两侧依次是二房、三房和四房。每个人都是正襟危坐,表情严肃。唯有边上最年轻的女子,露出一丝不可言状的表情,皱着眉头,想着心事,你会觉得她听到了诗歌朗诵会,一不小心被某个句子触动到细小的心怀。

    西门街,作为一条古老的街道,有可能面临着拆迁的命运,也有可能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重新修缮,要是这样的话,32号赵樾故居也会得到更好的保存。但是,这只是有可能,没有人知道一条街的命运。

    至少,这一刻,就让西门街32号更长久地保存着那些遗失的记忆吧,毕竟,它们曾经鲜活过。

    作者 和晓梅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西门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