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悦读  >  正文

国宝爨龙颜碑

2018-01-04 16:02:49  来源:云岭先锋网

康有为心目中的“神品上上”

云南曲靖“二爨碑”被发现后,最初只在金石家和书法家的文人圈子里出名,而真正让公众认识到他们价值的还是中国近代大学问家康有为。

康有为对两块石碑的碑文推崇备至,认为“与灵庙碑同体,浑金璞玉,皆师元常(锺繇),实承中朗之正统”。他在《碑品》中将《爨龙颜碑》列为“神品第一”,称赞其“下画如昆刀刻玉,但见浑美,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弃,当为隶楷极。”

“《爨龙颜碑》被康有为先生在他的《广艺舟双楫》中评为‘神品上上’,他曾经评过三块称为‘神品’的碑,《爨龙颜碑》排在第一,可见它在晚清碑学派心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云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郭伟介绍说。

对于中国书法艺术,人们常说道“真、草、隶、篆”四大书体,“真书”即“楷书”,楷书是由隶书演变而来,隶书结体扁平,工整、精巧,在从隶书演变成楷书的过程中(即从汉末到魏晋时间里)是否还有另外一种书写体广为流传呢?“‘二爨碑’是隶楷错变时期非常重要的代表作,因此‘二爨碑’在文字演变史上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何应辉这样评价说。

云南省社科联主席范建华也认为“爨体”是隶书向楷书过渡时产生的主要书体。范建华说:“‘二爨碑’有一个特点就在同一个字上有不同的笔画,我们都知道隶书是以圆笔为主,而魏碑是刀削斧砍以方笔为主,是比较硬的。可是我们在两块碑上看到的一个字,有的一笔是一个隶书的圆笔,有一画却是魏碑的方笔。同一个字出现了两个体,这在中国文字学或是书法艺术史上正好是由隶向楷过渡的实物证明。” 

当“二爨碑”遇上《兰亭序》

在两晋时期,出现了两件旷世珍宝:一件是名扬海内的王羲之的《兰亭序》,另一件是当时沉寂1400多年后才发现于南中曲靖的“二爨碑”。《兰亭序》因唐太宗李世民的酷爱而作为殉葬品,原作已不在人世,而“二爨碑”一经发现便受到保护。

将《兰亭序》和“二爨碑”相比较,前者是飘若浮云,“矫如惊龙”的行书,后者却是朴拙直率,隶楷兼顾。从年代上看,《兰亭序》作于东晋永和九年,即公元353年,《爨宝子碑》刻写于公元405年,前后相差仅52年,为什么字体却有如此大的差异呢?1965年在北京学术界曾发生过一件轰动一时的关于《兰亭序》真伪的争论,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根据南京出土的王、谢两块墓志分析认为,《兰亭序》失去了晋人所惯用的带有隶笔意的笔法,因此不是晋代遗留下来的作品。

“郭沫若先生因为看到了‘爨体’又看到了王氏家族的墓志碑,墓志铭的字体和‘爨体’基本上为一体,只是显得更呆板。因此郭沫若认为,魏晋时期应该是‘爨体’的天下。”中国爨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陈正义解释说。当时就职于南京文史馆的高二适先生看到郭沫若文章后以为不然,并写了《<兰亭序>的真伪驳议》一文提出:不能因为东晋书法必然接近隶书而《兰亭序》是行书,因此就怀疑《兰亭序》非晋人之作。至此,以曲靖“二爨碑”为代表的既带有隶书笔意,又隶楷兼顾的爨体则愈发被各方书法家所倚重。《爨龙颜碑》虽晚于《爨宝子碑》50多年,但二者书法都在隶书与楷书之间,尤其《爨龙颜碑》更接近楷书,这完全符合中国汉字演变递嬗的规律。

尽管学术界对《兰亭序》和“二爨碑”各执一词,但是“二爨碑”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有史料记载,公元205年曹操就以“天下凋敝”而下令禁立墓碑,公元278年晋武帝司马炎也下诏“碑表私美,兴长虚伪,莫胜于此,一禁断之。”“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历史上有过一个禁碑令,大概长达两三百年,禁碑令严肃到什么程度呢?从平民百姓到县令,甚至到皇亲国戚都不能立碑。”陈正义说。因而“二爨碑”尤其是立于禁碑甚严的南朝刘宋时期的《爨龙颜碑》便成为这一时期唯一幸存的碑刻。由此,作为实物的“二爨碑”和作为复制物的“二爨碑”拓片其珍稀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记者 杨旭东

来源:《金色时光》2017年第12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国宝龙颜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