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香格里拉礼赞

2017-09-08 09:26:33  来源:云南日报

记者 周灿 摄 

    人在世上,守望和追寻伴其一生。那个远离喧嚣纷争的世外桃源,那片人与自然相生相融的纯美天地,早就深深植入人们的梦里,因为它不只是人们向往的幸福家园,更是世人心灵栖息的圣地乐土。

    下榻梅里雪山对面的飞来寺宾馆,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本《消失的地平线》。这是上世纪30年代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畅销一时的小说,书中描绘了一个神奇美丽、引人向往的地方——香格里拉。打开这本书,顿然感觉就像穿越了一个时空,身边的悠悠白云、皑皑雪山、滔滔江水、浓浓乡情都会真切明白地告诉你,香格里拉不再是梦幻。

    从虚无的概念符号到响亮的文化旅游品牌,香格里拉的再现和塑造,已经过了20来年的时光。笔者曾多次深入迪庆采访,翻阅当年在云南日报发表的《雪山昂首 高原放歌——迪庆藏族自治州成立40周年巡礼》《欢笑的香格里拉》等文稿,再度走进今天的香格里拉,可谓一路亲历见证,一路精彩发现,一路心灵感悟。

    走进香格里拉,总会被这里的神奇魅力所折服。

    梅里雪山的神秘莫测早就闻名,高达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堪称“云南第一峰”,至今无人征服。这里的气候条件非常复杂,长年云遮雾罩,变幻无常,难得一睹神山真容。今年多雨,时值8月中旬,晴天仍不多见,我们到达飞来寺时也是一夜的雨,次日境况如何谁也说不清,大家心里满是雨过天晴的祈愿。

    或许是高原反应,也或许是兴奋,夜里睡得迷迷糊糊,天蒙蒙亮就起床了。站在阳台上放眼望去,雨后的梅里雪山方向依然云雾迷蒙。瞬息万变的天气,实在是不可捉摸,眼帘中的图景正在奇妙演化:天空灰暗的色调渐渐消退,各种形态的云雾层层交叠,进而闪现出几抹悦目的湛蓝;雪山周围白云似海,波涛滚滚,一望无涯。就在天幕与云海之间,隐隐约约增添了一组黛青色的图案,原来是卡瓦格博峰撩开巨幅面纱,终于展示出它巍峨的雄姿,峥嵘的群峰也随之尽显眼前,就连平时深藏不露的玉女峰也若隐若现,宛如向人们投来神圣的一瞥。

    “看,彩虹!”随着一片惊呼,梅里雪山辽阔的上空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彩虹,不多时,在她的上方又浮现出了一道如影随形的虹霓。绚丽无比的双彩虹,似巨龙乘云腾飞,如彩练当空飘舞,像金桥贯通天地,与傲然挺立的梅里雪山和气象万千的茫茫云海,交汇成一派如梦似幻的绝美景观。如此夺目壮观,这般撼人心魄,恍然融入其中,幸运之感涌遍全身。

    这是大自然的厚赠与激赏,真乃美好家园的吉祥福音。

    让人惊异的不只是梅里雪山。迪庆位于青藏高原横断山脉地带,地处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世界遗产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腹地,滇川藏“中国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核心区和茶马古道黄金旅游线路要冲,号称云南旅游皇冠上的明珠。生态立州、文化兴州、产业强州思路的确立,使香格里拉逐渐变成一个活生生的旅游整体形象,为藏区建设发展带来强劲的活力。

    香格里拉大峡谷悬崖峭壁上蜿蜒坎坷的茶马古道,谷底川流不息的滚滚河水,诉说着不一样的故事。

    20年前,香格里拉的概念刚刚叫响,迪庆的旅游业开始起步,我们曾到峡谷上游地段考察采访,两岸绝壁千仞,人迹罕见,峡谷与外界的沟通只有一条人马驿道,行程十分艰难,峡谷旅游资源开发,还处在构想和规划之中。如今,香格里拉大峡谷国家公园与普达措国家公园、滇金丝猴国家公园、梅里雪山国家公园、虎跳峡国家公园一道,越来越为人们熟知和向往。

    就是在这个大峡谷,由当地藏族能人斯那定珠开发的巴拉格宗景区声名鹊起。新修的公路通畅地进入峡谷深处的巴拉村,白天可以乘车直达海拔4200米的高山草甸,尽情领略天然佛塔、天然经书等奇绝胜境,晚上再去村中体验浓郁的藏族民俗风情,然后住进清一色的石墙星级宾馆里,卧听山风与河流的交响奏鸣。忙得不可开交的斯那定珠底气十足:“芝麻开门啦,来这里的游客已经超过10万人,村里30多户人家靠旅游业走上了致富路。”

    来到维西县的塔城,金沙江河谷地带的田园风光美不胜收。在宁静的大自然气息之中,体验式乡村游一派红火。这里的农家把畜圈改为接待客房、开拖拉机的变成导游和旅游公司经理,已不算什么新鲜事,“旅游+生态”,“旅游+文化”等也不是什么新概念,络绎不绝前来休闲体验的大多是外省客人。我们欣喜地看到,转型升级中的迪庆州旅游业,正在从吃、住、行、游、购、娱逐步转向商、养、学、闲、情、奇,全域旅游方兴未艾,前景可观。

    走进香格里拉,总会为这里的吉祥美好而感奋。

    香格里拉景美人和,相得益彰。全州16个民族世代杂居,各族群众亲如一家,藏区和谐安康的浓厚氛围随处可感。

    来到迪庆,游客必到松赞林寺、东竹林寺等著名的佛教圣地虔心游览,这次我们还去了几个新地方。在维西县的来远寺达摩洞景点,毕业于中国佛学院的寺主让迥十分健谈,他一边带我们参观新建在悬崖之上壮观的寺院建筑,一边告诉我们藏区僧众爱国信教,群众遵规守法,社会安定和谐。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到达坐落在高山顶上的崩功寺,差不多要一个小时,寺主排巴都吉热情地招待我们与僧众共进晚餐。“过去上来一次全靠两脚很不容易,公路是政府支持修通的,寺院地基下沉的难题也是政府帮助解决的,真是感恩党和政府。”寺主言辞恳切。

    在德钦县燕门乡,有一座中西合璧、保护完好的百年天主教建筑——茨中教堂。教会会长吴公地和从北京来的神父姚飞在此多年,谈起天主教与佛教的融洽相处格外兴奋,对乡里的发展变化津津乐道。特别有意思的是,一百多年前法国传教士引进种在教堂周围的玫瑰蜜葡萄在这里生生不息,而在法兰西的这个珍贵品种早已绝迹。县里的同志不无自豪地介绍说,种植优质葡萄酿造高品质葡萄酒,已经成为德钦县的一大特色产业。

    藏族的建塘锅庄舞、维西塔城热巴舞、德钦弦子舞,以及傈僳族的对脚舞多姿多彩,藏历新年、赛马节、阔时节等民族节庆活动隆重热烈,迪庆高原到处洋溢着浓厚的民族文化气息。就在维西塔城哈巴雪山下的哈巴村,我们巧遇一队穿着鲜亮、正在拍摄纪录片的民间艺人。格萨尔王说唱传承人格茸顿珠、藏族热巴舞传承人云张,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但他们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还非常爽快地为我们表演了节目。“幸福,幸福!”“开心,开心!”老人们的话语发自肺腑,就像喝过浓烈的青稞美酒。

    “雄健的马鹿翻过一山又一山,小鹿依然在绿绿的草地上跳跃,守护着自己的家园;雄鹰展翅飞向遥远的天空,雏鹰依然在高高的山崖上等待,守望着脚下的故乡……”

    这是到达德钦县城的当晚,县长格桑朗杰为我们即兴唱的一段藏族民歌,这位土生土长的藏族汉子唱得特别动情,唱得泪流满面。我们深受感染,特意为这首歌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就叫《梅里守望》。

    是的,站在这片高原的峰巅上,回映着白云蓝天的眼眸异样地深邃清澈;投身这片净土的怀抱,依伴着青山绿水的心灵更加纯真温暖;胸怀这片不变的赤诚,守望着美好家园的脚步必定越走越远。

    致礼,香格里拉!

徐体义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香格里拉礼赞
上一篇:寻找郑家庄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