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清粥小菜烟火浓

2017-08-11 09:41:02  来源:云南信息报

不久前,回老家尤溪,发现楼下新开了一家清粥小店。上次回来,这里还是一家花了不少心思装修的小酒楼,怎么没开多久就易主了?再看着眼前这家取而代之的小店,连像样的招牌都没有一个,几张普普通通的方桌,几把寻寻常常的木条凳,如此而已,能有多少人来此消费?

揣着疑虑,走近小店,一股股米香扑鼻而来。店门前的一口大瓦钵里滚着奶白色的浓稠米汤,咕嘟咕嘟绽开了花。粥香沁人心脾,盈满了小店,几缕或浓或淡的油盐味和咸菜香在满屋氤氲的米香间游走,增添了充满泥土芬芳的烟火气息。

店里不喧不闹,一切井然有序,几张八仙桌都围满了人,认识的不认识的老的少的先来先坐,充满温情。看着一位位客人悠然喝粥的样子,我仿佛回到了儿时在外婆家的美好时光。夏季傍晚,就着落日的余晖,全家人围着大口吸啜着碗里的粥,吃得山响,配上一丝咸菜干或是几颗黄豆花生,仿佛把一天的暑气都给咽下了。

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见缝插针的位子,我点了一碗清粥和两碟小菜,慢慢品尝起来。这粥确是不凡,稠而不化,米粒颗颗完整,保留了原始的米香,全不似如今高压锅里的速成品,稀烂没一点儿滋味。笋干、糟菜、豆脯之类的小菜都是店家乡下老家人自制的,乡野气息浓郁,滋味纯正,搭配清粥,再适合不过。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喝粥法,有用汤匙小勺入口的文雅吃法,也有用筷子大口扒进嘴里的豪爽吃相,还有不用勺筷直接端起倒进肚里的粗犷模样,相同的是都得就上几口小菜,发出的吧唧吧唧声似乎比享用山珍海味还要满足。

与我相对而坐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大爷,他和我一样,都是用汤匙从面上撇着吃。大爷只余几颗稀疏的门牙,他颤巍巍地把粥送入嘴里,然后闭着双唇左右咀嚼好一会儿,再缓缓咽下,每一口都不紧不慢,像在细细品尝人间美味一般。看着大爷喝粥的样子我不禁想起了我那牙口不好的祖父,他差不多也是这样喝粥,快吃饱时还会摸摸按按肚子,思忖一番道:“嗯,大概还可以再喝个小半碗。”惹得全家哈哈大笑。

这清粥小菜如此笼络味蕾人心,我抑制不住好奇心,与正在择菜的店家攀谈了起来。原来,店家使用的煮粥秘诀,在乡村老厝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用大鼎烧旺火下山垄地里产的稻米。大鼎里适量的水煮沸后,倒入生米,不搅不拌,合上锅盖,把柴禾烧旺熬煮,其间偶尔搅和,免得扑锅。我家母亲煮出的粥也如小店的一般香糯。

记得每年水稻收成双抢时,晌午过后,母亲便会担着稀粥来到田里。这粥是母亲一大早就煮好了的,放入水井里凉了一个上午,是再好不过的解暑佳品。稀粥咸甜皆宜,配着黄竹笋干、空心菜梗,一口气能喝下好几碗。放些白糖,凉凉的甜滋滋的,是田里劳作时不错的下午茶呢。有时,母亲会加些鱼腥草或是淡竹叶,喝了能防暑解渴,驱散了不少刈稻的辛苦。

长大后外出求学工作,吃过许多各地形形色色的粥,像广东的皮蛋瘦肉粥、艇仔粥,北方的腊八粥、小米粥,闽南的鱼片粥、肥肠粥,总也不如儿时用大鼎熬煮出的粥来的香,缺了什么呢?喝了小店这碗清粥,我恍然大悟,原是少了一股亲切地道的烟火味呀。

这时我才算有所明白,为何这家寻寻常常的小店,生意会做得如此的红红火火。

郑雯斌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小菜烟火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