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请客

2017-08-11 09:38:38  来源:云南信息报

太太对老陈的监管越来越严了,先是对他的行踪,既而在经济上,听公司的同事说,老陈现在口袋里的现金,都少有超过100元的。

这也怪不得别人,都是老陈自作自受。前年,春心难捺的老陈突然迷上了这家国有企业公司的一名文员。小姑娘的年龄只有老陈的一半,长得倒是白白净净,体态婀娜,人见人爱。老陈买衣服,送礼物,颇为殷勤,同事们都笑他是不是老司机想开新车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家里的太太早已掌握消息,来了一通“乱棒子打鸳鸯”。小姑娘辞职了,还离开了这座城市。老陈的日子却是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工资卡全部上缴太太集中管理,连信用卡的电话都变成了太太的了。

“五一”劳动节,公司用现金发放了1000元的过节费。几位同事说,今天刚好没事,晚上一起吃个饭,打打小麻将如何?老陈已是好久没有私人活动了,他打了电话同太太说:“今晚我们科的李科长请吃饭,盛情难却啊!”

只是情场失意的老陈赌场也不顺利,1000元过节费很快便也输个精光了。回到家里,已是晚上11点。

“1000元过节费呢?是不是又给了哪个狐狸精了!”老陈掏出了1000元的餐饮发票,这是他临走时,科里的小李在买了单后,特别塞给他的。

“咱们这年多也没有少麻烦到李科长,怎么好意思让他请客呢?晚上吃饭的钱,我出了。”老陈平静地说。

孙善文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请客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