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草海 候鸟的天堂

2017-07-08 10:34:04  来源:云南日报

    每次我从鹤庆草海经过,我都会再三回眸依依不舍,并不是她比杭州西湖还俏,比洱海还娇。而是在高原上她显得如此珍贵,如此稀少。还有每年冬天都会到来的众多的候鸟。特别是南国的冬天来临,草海别有一番意蕴,她有别于勃勃生机的春,万紫千红的夏,硕果累累的秋。

    草海的水总是四季清如明镜,那蓝天白云尽沉水中,就是那一轮晨出夜落的红日也往往掉进草海里,细碎的光斑撒落在一片草海中,把个草海装扮得光彩照人。她不像滇池那样娇贵,也不像洱海那样浪漫,她像一个朴实的村姑,用纯真的美丽赢得世人的心。

    鹤庆虽然有较多的龙潭,但只有一个草海湿地。很早以前,草海的面积广大,那三十六孔桥才能跨越的湿地如今已变成良田,岁月的沧桑草海正逐步缩小,所幸政府倾力保护,投入巨资对东海进行整治,成立管理部门,草海面积由一千多亩增加到三千多亩。

    草海最丰润的季节就是夏秋时节,四野荷花,一潭碧水,摇曳的芦花,连天碧叶。荷花一茬一茬地接着开,粉红的,洁白的一朵朵一片片在荷田里争奇斗艳,勤奋的蜜蜂、忙碌的蜻蜓在荷花丛中翻飞,把满眼春色收入囊中。特别是雨后的荷花塘含珠带露,似水银似珍珠的水滴从荷叶上滚落,几艘小船或隐或现于荷叶中,船上姑娘的笑声不时传来,她们艳丽的服装与绿叶红花构成了一幅彩图。摘一支荷叶戴在头上,哼几曲浓郁风情的民歌,捞一把长着锐刺的菱角,嚼得满嘴清香。鹤庆的人喜爱荷花。河泽水乡,房前屋后遍植荷花。仲夏初秋,荷花朵朵争奇斗艳,连天碧叶装点河山。正如唐朝诗人阮元描写的一样: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每当盛夏,漫步荷堤,只见碧波之上绿叶如伞,荷花亭亭,悠悠清香沁人心脾。远山苍茫,近水浩渺,凉风送爽,心旷神怡。如再乘一叶扁舟在荷花丛中穿游,绵绵情思,唤起多少童年梦幻。荷花气质高雅天生丽质,亭亭玉立,端庄秀丽。

    荷塘荡舟是家乡人的绝技,一叶扁舟穿行于绿叶红花之中,穿红着绿的白族少女隐现于荷塘之中。如歌的笑语,如霞的彩浪,山歌—曲在连天碧叶中余音袅袅。唐代诗人王昌龄的《采莲曲》就是此情此景的真实写照。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这是—幅具有浓郁生活色彩的风景画,也是—首人面荷花相映红的艳丽诗篇。

    农历霜降过后,天气渐渐凉了下来,草海上丛丛的芦苇摇曳着成熟的穗子,荷田里的荷花已凋谢,成熟的莲子在风中等待候鸟的降临。谁也说不清成群的野鸭,雪白的鹭鸶,白鹤以及不知名的鸟儿是哪天来到草海的。为了弄清这些鸟儿的来龙去脉我查阅有关资料,专家告诉我,候鸟的迁徙通常为一年两次,一次在春季,一次在秋季。春季的迁徙,大都是从南向北,由越冬地飞向繁殖地区。秋季的迁徙,大都是从北向南,由繁殖地飞向越冬地区,绝大多数鸟类在夜间迁飞,以躲避天敌的袭击,特别是食虫鸟类。而猛禽大多在白天迁飞。这些候鸟来自何方,有人说可能来自内蒙古,甘肃、宁夏的高原草甸的荒漠地区。也有的人认为他们可能由蒙古和前苏联迁来我国越冬的部分冬候鸟,还有青藏高原、云贵高原某些种类的候鸟,因季节影响而进行的短距迁徙和某些种类所作的自西向东的迁徙。它们千里迢迢向着草海,向着鹤庆飞来,离开滴水成冰的北方,四季如春的南方在等着它们的光临。鹤庆人用善良的目光迎接候鸟的迁徙,政府投入资金为它们营造一个适宜它们生存的环境。

    我不知道这些鸟来自何方,它们中有国家珍稀保护动物黑颈鹤和灰鹤,还有白鹭、蜂鹰、苍鹰、雀鹰、灰头鹰、黄鸭、绿头鸭等等。我只知道它们每年冬天都会来到这里,在那片草海上安居乐业,在一个个龙潭安家。它们静静地来到草海,又静静地栖息在水面上,相依相偎,亲密无间。它们与人类和平相处,不跟你争地,也不跟你要粮,只是借你的一方水塘,几许暖阳,度过寒冬时光。此时,我又想起妈妈教我的一首儿歌,每当春天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营造爱屋时,它总是再三申明:我不吃你家的五谷,不损坏你家的梁柱,只是借借你家的屋。每天早上天一放亮它就这么说。妈妈说,燕子就是通人性,懂得礼貌。妈妈听说村里有人抓雀打鸟吃野鸭,杀猫宰狗捉田鸡就气不打一处来,连连叫:造孽。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草海上的鸟群沐浴在朝霞中,它们群起飞舞,盘旋于草海之上,那扇动的羽翅在蓝天里富有动感。咿咿呀呀的说唱声在草海上空回响,宁静的草海顿时喧闹起来。当成群的野鸭在空中飞翔,你就会有一种自然和谐的感觉。当它们漂浮在水面上,又显得顽皮和亲密。它们互相戏嬉,在羽毛间瘙痒,嘴唇间亲吻,在紧紧依偎间表达爱意,挑逗中叙谈旅途的艰辛和到达目的地的欢心和快乐。它们或展开双翅,踏波起舞,或振翅高飞,黑压压布满天空。它们的言谈举止充满喜悦和安详。绿头鸭和黄鸭生性温顺,它们肥硕的身体总是懒洋洋地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浪,它们数量也最多。白鹤的绅士风度总是赢得世人的赞誉,举手投足间显得高雅和风度翩翩。据说,国家珍稀动物黑颈鹤全国共有七千多只,而草海上数量也不是很多。它们往往在浅水区大步地行走、觅食。

    不管怎么说。候鸟认为这是自己的新家,世界上没有比家更安全更温馨的了。但是,有时家里也会危机四伏,伤及无辜,候鸟也是如此。

    有时我也问自己,那些鸟儿的最大天敌是什么?是那些凶残的老鹰吗?显然不是。如今少得可怜的老鹰已构不成对野鸭、白鹤的威胁。是大雕吗?更不是。大雕已在家乡难以见到。那究竟是什么呢?就是人类自己。它们要躲避的就是那些带着邪恶眼神的人,他们才是这些候鸟的最大天敌。昆明的红嘴鸥给钢筋水泥林立的都市带来了亮丽的风景,爱护红嘴鸥的良好风尚为昆明人赢得较好的口碑,也迎来了更多的红嘴鸥莅临春城。建水燕子洞那飞翔的燕子,表明的一种人的素质和文明程度的提高。都市里纷飞的红嘴鸥不仅仅带来的是一种自然景观,更是文明和进步。而草海上自由飞翔的候鸟也是家乡人的骄傲,爱鸟的文明品质可圈可点,让人钦佩。但跟省城的人相比,我们还能为候鸟做些什么呢?

    让候鸟永远有一个安全温馨的南国之家,我们可能还有很多事要做,包括你我他。

    作者 田遇春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草海候鸟天堂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双柏县的美学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