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何伯群曾留墨云南

2017-12-08 09:44:31  来源:云南日报


    8月6日22时,我的手机短信突然叮叮响了。哎!是著名书法家何伯群先生的儿子何鹏的信息,说其父于当日12:45分于西安逝世。

    读了信息,我感到,何伯群先生走得早了些。因为之前的7月24日,先生的夫人张秋娥女士曾打电话给我说,伯群在年初体检时查出患了胰腺癌,现已住进了重症监护室。但我想生命的奇迹会在伯群身上出现,因我了解的伯群是一个有意志力支撑的人。

    何伯群,字敬夫,号梅月堂主,陕西省商洛市洛南人,生于1943年10月,现任日本国青山书道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学术研究院院长。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国内多项大展并获奖,曾在日本、新加坡、美国、法国及香港展出。其数以千件书画作品及文章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书画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部分作品被美国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日本京都大学、神户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收藏。

    何伯群的这种意志力就是心态与品格。可以说心素如简、人淡如菊就是对他的完美写照。在他的身上,内心像竹简一样质朴,人像菊花一样淡泊。他真率自然,心无旁念,任生命纵横往来;他平和执著,有种“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的脱俗雅丽。

    何伯群的离去,打开了我与他结交10多年来的阀门,让我追忆起与先生相处的点点滴滴,其书品和人品令我钦佩。

    记得认识先生是2004年4月间,在昆明的一次笔会上。当时,可谓全国书画名家云集、星光灿烂。我一扫全场,发现一位60多岁、身材高大、头发不多而又儒雅的先生旁人头攒动。走近一看,先生正在书写陆游的《秋思》,书法的线条有种似曾相识的树根影子,显得博大恢宏。

    中途小歇,我冒昧地和先生谈了他书法的“树根味”。称其书法挥洒自如、清劲飘逸,有一种关西大汉持铁板击节放歌高颂“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迈气概。用唐张怀瓘在《书议》中评王献之书法之说就是“情驰神纵、超逸优游”。

    先生听后,说过誉了。并说根是自然界中独特而又神奇绝美的东西,完全应该成为书法的线条意象之法相,完全应该由“察之尚精,拟之贵似”进入到遗貌取神、自出机杼的情致。

    当天,先生除了完成笔会任务外,一些粉丝也纷纷蹭字索要墨宝,先生均几乎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笔会一姓张的组织者告诉我:“先生叫何伯群,他的书法高古劲健、婀娜多姿、老辣自然,润格达1万多元/平方尺,蹭字的可占大便宜了!”

    也就是在这次笔会上,我荣幸地认识了伯群,并访问了他,写了《钟情于根,澄怀味象——访著名书法家何伯群先生》一文,发表在当月29日《云南日报·美丽云南》上。

    接下来的2007、2009、2011、2015年间,先生几次赴滇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每次先生赴滇都会提前或抵达后告知我,让我或到活动现场,或到酒店小叙。就这样,我们友谊越来越深厚。我感到,对友谊最佳的注释莫过鲁迅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莫过爱因斯坦的“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严正的朋友。”

    当然,10多年间的交往,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尽管是商品经济社会,可伯群身上一点铜臭味都没有。他不求什么:在玉溪浮雕博物馆,他题匾“追梦楼”;在威信扎西碑林,他草书了毛泽东“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诗词石刻;在鹤庆新华民族村,他即兴题书“苍山碧水红土地/蓝天白云锦绣庄/人杰地灵物产富/银都玉府日月长”和“家家泉水涌/户户绝技传/新华石寨子/美名天下扬”;在香格里拉,他为迪庆藏传佛教的朝圣地——卡格博峰及环立着太子雪山、白茫雪山、哈巴雪山与宁静的土地、静谧的湖水、神圣的寺院、淳朴的康巴人所陶醉所感动,一连几天走进藏、傈僳、汉、纳西、彝、白、回等民族区藏式雕房与纳西井干式木板屋,为少数民族们留墨,盛赞藏区的民族和睦富裕。在为几户藏族家庭书写唐·李白《客中行》和宋·米芾《捕蝗帖》及“惠风和谐”时,他反复挑剔、一次次审视,最后以“笔力不够”惋惜地撕碎。时任云南省委常委、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齐扎拉曾称赞说,大家就是大家,他是民族兄弟的好书法家!

    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7年11月3日,经我牵线,伯群为云南师范大学“121”纪念馆,即兴创作草书中堂“弘扬西南联大爱国主义精神,创建和谐社会”赠予纪念馆。又应时任校长骆小所之邀为该校题写了行书横幅“走向世界”;2012年11月间,受时任云南机场集团总裁刘明之托,我又借伯群顺访云南的机会,请他义务给机场留墨一批。

    数年间伯群留墨云南作品不下500幅,全部都是无偿的。

    可生活上,何伯群则简单得多。我与先生商定:“吃在健康,营养够,卫生好就行。”在昆明,我请先生聚餐就是老皇粥和人民公社两个地方,吃的不是面饼+烧卖+鱼片粥+虾蟹粥+肠粉,就是饺子+锅贴。然而,比起吃,我们精神会餐显得更加丰富多彩,先生会边吃边给我们讲些与石鲁先生、张仃先生、贾平凹先生……交往的小故事,让我获益良多。

    可如今,先生却走了,让我愁肠百结……惜——人间少了一位书家;愿——天堂多出一位天使。

    伯群,一路走好……

作者 熊树文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伯群曾留墨云南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