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看秦腔《易俗社》

2017-12-08 09:41:31  来源:云南日报

从高天厚土的三秦大地到西部秘境的云南,远隔千里;从秦腔到云南民族歌舞,牛头不对马嘴,八竿子也打不着,挨不上。没想到自从在上海观看了秦腔之后,通过对不同的艺术形态的研究和对比,我看到了共同的文化内核和民间精神。

    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八面来风,好戏连台。秦腔《易俗社》也带着古都遗韵、三秦雄风闯进了大上海,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院连演两场。为上海观众开启了又一扇独特另类、熟悉而又陌生的戏曲之窗。

    秦腔是中国西北最古老的戏剧之一,起于西周,源于西府,成熟于秦,是中国京剧的重要源头。秦腔《易俗社》,以“护社”、“拜师”、“创排”、“追随”、“登台”、“坚守”、“圆梦”七场戏来展示易俗社从初创到解放初期,近40年的峥嵘岁月,非常形象地诠释和印证了“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的深刻内涵。

    首先,作品匠心独运,构思精巧。采用了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虚”的内容用“实”来呈现,由演员一招一式演出来,字正腔圆唱出来;“实”的内容“虚”呈现,在每场幕间,将易俗社百年变迁的珍贵历史资料,以视频影像方式投影到巨幅无缝纱幕上,而这些影像都是完全真实的历史资料。这些视频影像的使用,突破了舞台的时间和空间限制,增加了舞台容量和信息量,由舞台延伸到每个观众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积累,唤醒库存中的相关记忆,反过来帮助理解和消化舞台演出的内容,甚至进一步丰富和完善舞台演出,观众自觉不自觉地参与到了对作品的二度创作当中。整个作品以当事人关震易的讲述来贯穿始终,既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又使整个作品结构紧凑,过渡自然,张弛有致,收放自如。作品还精心设计了两条线索:易俗社的历史和命运是主线,林梦芸的追梦到圆梦是副线。主线与副线时而交错发展,时而明暗相间,明断暗续,草蛇灰线,前勾后连,丝丝入扣,整个作品浑然天成。

    作品全景式地展现了几代易俗社人的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孜孜不倦的执着追求。他们不仅与地痞流氓、地方恶霸抗争,还抗争时代,抗争逆境,抗争命运,不畏邪,不信命,不服输。比如,“勇于担当”的社长高玉轩、“鞠躬尽瘁”的教练陈甘亭、“断腿护社”的红生关震易都充盈着为抗争而献身的硬气与豪气。“病逝舞台”的名伶刘天俗,以及追梦30年的林梦芸,则集中体现了易俗人对秦腔艺术的挚爱与执着,孜孜不倦,精益求精。突出了老一代艺人苦难坚守,敢于担当,舍身艺术,无怨无悔,逐梦梨园的人文情怀和尽忠国粹的伟大魂魄。

    不足之处是作品的民间特点和民间文化元素不突出,秦腔作为一种从黄土地里长出来的艺术样式,历史悠久,长期在民间流传,粗犷豪放、激昂喧腾,充满野性的勃勃生机。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有雅的一面,民间的野性荡然无存。我生长在多民族聚居的云南,那是一块还处在《诗经》时代的神秘土地,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歌舞,犁田栽秧、山地劳作、婚丧嫁娶等人员密集的场所,只要有一个人冷不丁吼一嗓子出来,就马上能得到众人的齐声应和,甚至一众男女,一问一答,一唱一和,气氛热烈。没有人组织,没有排练,没有指挥,但比有人精心组织还要闲适自然,错落有致。排练是永远排不出这种神韵的,歌舞已经变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与他们的劳动和日常生活水乳交融,浑然一体。但民间的东西,一旦搬上舞台就规范有余,灵气不足。比如:彝族打歌,动作简单,跳的是激情,宣泄的是内心情感,每一个舞者都能从简单的动作、强烈的节奏中感知舞伴的情感脉搏、心的律动。搬上舞台后,动作复杂,花样翻新,变成了一种表演,却恰恰缺少了激情,再也不是跳感情,而是在刻意“秀”一种技巧,是跳给别人看的,不是为自己的内心而跳。《易俗社》最有条件展示民间文化的魅力,比如:“病逝舞台”的名伶刘天俗,以及追梦30年的林梦芸,在揣摸演技的过程中就可以穿插一些向民间学习和汲取营养的内容,成为展示民间艺术魅力的契机。民间精神的注入会使整个作品形神兼备,充实丰满,刚柔相济,雅俗共赏,气韵流动,活色生香。

作者 纳文洁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秦腔易俗
下一篇:邂逅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