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白羊村遗址轶事

2017-12-06 09:44:07  来源:云南日报

白羊村遗址1973年出土的陶罐和石镰

    白羊村新石器遗址,位于宾川县白羊村,现存面积约3000平方米,是云贵高原较早的以稻作农业为主的文化遗存,分早、晚两期,早期年代约在公元前2200~前2100年间,距今约4200年。

    可以说,发现这个遗址有些意外。

    20世纪60年代末,杨聪等十几位下关知识青年,到宾川白羊村插队落户,被生产队作为知青集体户,安排在一个独家院里生活。

    其时正值全国“农业学大寨”运动,大干苦干,改土造田,建设高产稳产农田。白羊村西面,当时有一片棉花田,全是“天晴三天犁不动,雨下三天犁不成”的胶泥土,缺少有机质,板结坚硬,渗水力差,肥力差。再往西就是纳溪河,河边有个高出河岸四五米的大土堆,面积约十来亩,村民称之为“大堆子”。大堆子土质松散如沙,其间似乎还夹杂有草木灰一类物质,却因缺水没法耕种,长着杂草荆棘,村里人在上面放牛牧马。俗话说,“胶泥掺沙土,一亩顶二亩”。于是,生产队冬季农闲就集中劳力,挖取大堆子的沙土,改良这片棉花田的土壤,已经一连干了两个冬季。在大堆子挖取土时,发现有石刀石斧一类东西,但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有人挖到后随手捡了就丢在一边。参加挖土挑土的几位下关知青,出于好奇,看到光滑漂亮的石刀石斧,就捡回来扔在屋檐下的台阶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石刀石斧包含着什么历史文化信息。

    当时,宾川棉作实验站的老职工何振鹏,也在白羊村下乡蹲点,搞棉花植保。他跟这几位知青很谈得来,常到知青院串门。何振鹏是禄丰人,1944年即来宾川工作,曾任当时省实业厅设置在宾川的棉业实验场主任。20世纪50年代初,任宾川棉作实验站站长。他看到知青院石阶上的那些石刀石斧,就询问由来。听了几位知青讲述后,引起了何振鹏的重视,他向省里有关单位反映了这一情况。这事与他的本职工作棉花植保无关,如果没有保护国家历史文物的责任感,没有一点胆识担当,他是不会向上级反映这个情况的。

    不久,1971年的冬天,省城来了专家,由何振鹏陪着到这个院子里看了那些石刀石斧,并一一拍照,又到纳溪河边大堆子踏勘,测绘拍照。

    1973年11月,云南省博物馆派出文物工作队,对白羊村遗址进行了科学发掘,遗存有房址、墓葬、家畜的遗骨、褐陶、数量众多且具特色的石刀,有残留的粮食粉末和稻谷、稻秆痕迹等,研究测定是长江上游地区较早的以稻作农业为主的新石器文化遗存。

    2006年5月,白羊村新石器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宾川的地方文献上,对白羊村遗址的发现记载不详,仅有“1972年春,太和乡白羊村群众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数语,且时间有误,并把禄丰人何振鹏误作昆明人“何慕鹏”,甚为遗憾。为此,我追踪采访当时的见证人知青杨聪等人,又在友人的帮助下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其具体细节和情况,如实记录,以补史阙。

    何振鹏1978年退休,在昆明居住,1990年去世。他的一生还做了些什么事我并不知道,但作为一个有文化的公民,他负责任地向国家有关单位反映了他在白羊村看到的情况,促成白羊村遗址出土面世,仅只这一件事,就是他一生对社会最有价值的贡献。如果没有他反映情况,白羊村遗址的命运又会如何?实在难以逆料。

    张旗(宾川县第三中学)


责任编辑:王自然

29
相关热词搜索: 白羊遗址轶事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云南集市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