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爨园听雨

2017-12-15 15:13:48  来源:云岭先锋网

我无法抵挡爨园的诱惑。

在我50余载的生命里,我曾无数次去过位于曲靖市第一中学、藏有国家级文物——爨碑、被人们称为爨园的园子。因为一进入爨园,便会有神清气爽、超凡脱俗的感觉,所以,哪怕已去过若干次,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再一次走进爨园、拜谒爨碑。

这一次,我是在雨中去的爨园。

听不到雷声,没看到天空滚动的乌云,刹那间一场急促的雨便来临了。

一行人没有谁在意这雨,大家站在雨中,任凭雨点敲击脑门、拍打后背,雨点落到地上,溅起一股散发着泥土芳香的气流。久旱逢甘霖,再加上雨来得急,顿时,细密的雨丝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罩子,将爨碑、爨园和拜谒的人们揉为一体,与外界隔绝开来。

我在雨中沿爨园转了一圈后,便离开了这些高谈阔论、滔滔不绝的人群,躲进了爨园内的空旷绿荫里。这里耸立着碑亭,平时原本喧嚣热闹之地,此时却出奇的空寥寂静,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那种由于自负、倔强、落寞、失意、伤感所汇成的,对历史、岁月、传统文化的无限敬畏,此时迅速膨胀起来,促使我放下一切,去抚摸和倾听雨中爨园的诉说。

在这滴答雨声中,我对爨园残缺的印象,渐渐被雨声拼凑得完整,思绪也随着雨滴的牵扯渐渐走远。

爨园并非仅仅因这块碑而享誉,更不是因这块碑而生辉,爨碑所承载着的是一段让人震撼的历史沧桑。
据史书记载:爨氏并不是当地的土著人,而是从中原南迁而至的汉民。东汉末年,汉民班氏因公受封食邑于爨地,为彰显荣誉与功勋,便以“爨”作为他们的姓氏,即现在通常所说的“采邑于爨,因氏族焉”,到了蜀汉时期,受封食邑于爨地的班氏后人,已经发展成为南中大姓,逐渐“迁运庸蜀,流薄南中”,落籍于滇,在历史的进程中发展壮大起来。至东晋成帝庸五年(公元339年),爨氏已独霸宁州,家族势力分统各地,爨氏以刺史、太守、都督等各种封号统治南中。由于当时中原王朝的衰落与国家的分裂,朝廷无力经营南中,使爨氏形成了“开门节度,闭门天子”的称雄局面,演绎出了一段让人感动的历史。

凉丝丝的小雨仍在不停地下着,掉落的雨滴在硕大的叶面上聚集后,最终形成一道水柱从叶面上滑落并重重地敲打在了下面的枝叶上,四溅的水花又在新的叶子上慢慢聚拢形成水柱,如此循环反复,仿佛在诉说着亘古不变的历史现象——兴衰更替。爨氏政权的兴盛衰落,留给了后人非常多的悬念,也激发了我对人生、岁月、历史无尽的咏叹。

爨人是从中原来的外来民族。爨人这个族群,其主要成分是汉族移民和当地滇人的融合体。这些外来人入滇,充满了传奇与艰辛,在漫长的迁移征战中,他们可谓是前赴后继。庄硚入滇,有他们紧跟的步伐。秦开五尺道,他们尽了绵薄之力。汉武帝开滇,他们抓住这难得的机遇,亦军亦民不断入滇,壮大了在南中的势力。武侯定南中后,他们更是解除了后顾之忧,入滇的人数明显增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他们以戍军、屯恳、商贾、流民等方式源源不断进入南中,并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被当地“夷化”,对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和社会融合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一切,在爨碑都有所记述,却又只是只言片语,满满一段爨氏崛起、建业、衰亡史,又岂是这么几百字能够承载得了的。大量残缺的历史空白需要人们用智慧和合理想象去填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爨园听雨
已经是第一篇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