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幽幽草药香

2017-12-01 11:33:05  来源:云岭先锋网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迎来又一个春天。这让我想起了常进山采药的爷爷,他用过的竹筐既装过草药,也装过风霜雨露、月色阳光。
从我记事起,每到药材成熟季节,爷爷便会背上竹筐进山采药,短则半天,长则三五天,行程短时爷爷也会带上我。

采药是件苦差事,不仅需负重爬山,风餐露宿,还要经常与蛇、野猪、毒虫等“打交道”。方圆百里的老林,爷爷都曾攀爬过,期间少不了磕磕碰碰,归来时,往往衣衫褴褛,擦伤、摔伤也是常有的事。面对奶奶的担惊受怕,爷爷却总是说:“没事,你看我这次找到了好多宝贝,有金银花、蒲公英、艾叶、柴胡……”在爷爷眼中,满山遍野的草药都是宝贝,每一味都有独特的疗效。

到了晴天,爷爷的房前便晒满了草药,看着这些根茎、枝叶,我们小孩常常会挨个端详半天,再闻闻药香味。熏染久了,我也大体知道了哪些植物可以入药。爷爷泡的药酒,奶奶常常会喝上几口,乡邻偶有咳嗽、头疼等,也会找上门来。

来的人多了,爷爷索性在家开起了草药铺。没有格子柜,没有青花瓷,只有一位老先生和随地摆着装满草药的口袋,以及招呼乡亲们的奶奶。药配好后,他用麻纸包起来,大多仅收取几毛钱,对于穷苦人家,则分文不取。爷爷很珍惜这份来自乡邻的信任,虽赚不到钱,却乐在其中。
爷爷也会帮人煎药,他常说:“用清水浸泡过后,再用文火熬出来的草药才是最有药性的。”时间长了,房子里便有了一股淡淡的草药香。

岁月流逝,药香幽远,可那一份记忆却依旧清晰而温暖。

禾熙

来源:《金色时光》2017年第11期

责任编辑:王璐

34
相关热词搜索: 幽幽草药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6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