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文汇  >  正文

兄弟同行

2017-11-04 09:37:47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

兄弟同行——双柏县扶贫攻坚片段

    “多少次我走过这片土地/那巍峨的山、茂密的树/延长通往世界的距离/精彩的世界,是我梦中的憧憬。多少次我走过这片土地/那凄厉的风、劳作的人/传递无奈不甘的叹息。严酷的生活/使我逐渐老去。都说世界很大/听到的都是消息,都说苦尽甘来,得到的只是叹息……兄弟,我的兄弟/同一片蓝天下我与你牵手结伴同行/别灰心,我的兄弟/路途遥远布满荆棘我们坚韧同行/风风雨雨我们始终在一起……”

    这首歌,是我在双柏县妥甸镇丫口村委会听到的。

    丫口村是楚雄师院扶贫点,就在我们结束采访后,扶贫工作队员们吹响口琴,弹起吉他,一起演唱了这首他们为扶贫工作创作的歌曲。这是将扶贫之路上所见、所闻、所想、所感,赋予诗词音乐之美,来梳理成形。当他们悠扬、铿锵、高亢地表达着那份悲悯、希望和决心时,唱的人和听的人,无一不满腔激荡,泪盈满眶。

    似乎一整夜,这首歌都在我脑海里反复吟唱,直到第一缕曙光点亮窗前那抹雨后青苔的晶莹,查姆湖悠然呈现于晨光之中。我的记忆中,查姆湖总是温润如玉,静默无言。水,是繁衍生息的本源,是大地的母亲,一个地方的美丽与乡愁,与江河湖海切切相关。双柏的查姆湖,也是这座小城里涵养风水、福泽众生的一道风景。然而湖水之外,总有惠泽不及之处;正如中心之外,总有边缘——世界飞速发展,马太效应无处不在,贫富差距大到令人惊心。回想起几日以来走访双柏县妥甸、大庄、格邑村、上村、罗少村、罗骂村、麻栗树村、果合么村、丫口村的各种情景——亲眼目睹山区乡村的贫困落后和悲愁。发达的外面世界,在这些远离经济文化中心、地处边远的山区面前,就像一个谜,一个无法企及的梦。我想,这些乡村,不正如那些远离母亲的孩子吗?母亲即使要给他捎去关爱与照顾,中间却还隔着万水千山云和月呢。

    诗人曾叹:“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可在现实中,我们不能只是叹息,我们得思考、践行,得想方设法、殚精竭力地改变这“民生多艰”的状况。

    或许,这就是双柏县扶贫攻坚的路子和态度。

    双柏县地处哀牢山脉以东、金沙江与红河水系分山岭南侧,贫困人口多集中在干旱缺水的低热河谷地带或自然条件恶劣的高寒山区。自然条件不好,基础薄弱,生产成本高,产业结构不合理等等,是造成贫困的种种原因。这些原因当然也是扶贫工作需要逐一攻克的难题。几日以来,我跟随县人大扶贫工作组早出晚归,用双脚去行走,用心去感受这些陌生而熟悉的乡村,同时也真切地感受到了政府在扶贫攻坚工作中那种不遗余力的态度。在这种态度和理念之下,乡村正在慢慢发生着巨大的改变:它变美了,变绿了,变平坦了,变宽敞了。农民们的房子盖得越来越好。一路上我遇到无数的人,虽然他们有的还很贫困,可他们的脸上的笑容告诉我,幸福生活就在这现实中,至少,已经不远了。

    显然,这改变并非一蹴而就,它是由一件件具体措施、项目、实干来促成的。比如聚居着彝、汉、哈尼等民族的罗骂村,是一个省级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村。在村委会文化室,我看到了罗骂村过去的历史资料,图片中散乱而贫瘠的样貌,完全不是今天的样子。两年前,罗骂村开始实施了山羊养殖、美人椒种植等一系列项目扶贫,政府在基础建设上进行了合理化改造。今天的罗骂村,装了太阳能路灯的道路干净平坦,改造房整洁牢固,家家户户院子里都花果飘香,垃圾池、公厕、文化广场等配套设施齐全。这些措施,带来的是旧貌换新颜,是青山绿水,是农民们脱贫致富的自信和热情。而在大罗块村,自2014年被列入省级美丽乡村建设后,便从住房开始到道路、供排水、环卫、照明、文化活动场所的建设等村容村貌方面,更是有一个大力整治、明显提升的变化。村头竖着一块石刻,那是大罗块村的“村规”:第一条就是村民要知法守法,做一个有尊严的村民;要尊老爱幼;要爱护环境节约用水,“不得用自来水浇菜地”;倡导纯朴民风,不得“偷盗、勒索、哄抢他人财物”。看到这块石刻,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精神文明在这里早已蔚然成风呢?

    像这样旧貌换新颜的村子,还有妥甸的格邑(下村村民小组)、罗少、新村、马脚塘等。这些村子离县城不算太远,除了发展养殖、种植业,还搞了许多极有特色的农家乐,发展乡村旅游。

    而大庄镇麻栗树村委会的果合么村,则属于易地扶贫搬迁统建点。果合么离大庄镇政府20公里,具有明显的交通优势。但大多数村民都居住在自然灾害易发地,不利生存,更不利发展。政府经过多方论证和统筹,认为易地搬迁能有效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并带动一条线上的其他村镇发展。计划中,有196户588人需要入住新居,于是政府在新区里建了特色商贸区、住宅区、市场交易区、公共服务区以及畜禽养殖区。在遵照政策的前提下,采用无偿补助、政策性贷款与农户自助相结合的办法进行此项工程的落实。我看到这个新建的小镇时,“三通一平”和住房建设已全面完成,进入到了其他附属工程建设阶段。可对于以土地为家的农民来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搬迁是一件大事,如果没有靠谱的计划、妥帖的步骤、实际的未来,谁又愿意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政府是如何考虑搬迁户的后续发展的:依托交通优势(弥楚高速和妥鸡线的交通节点)以发展商贸;依托自然资源以发展特色种植养殖、发展优质烟叶;依托大庄工业园区及绿汁江流域产业开发劳动力就近转移就业;发展烤烟、青花椒、生猪、黑山羊等特色种植养殖等,并与部分搬迁户商定一对一的后续发展措施。如此一来,让农民们看到了更宽广的生存之路,看到了更美好的未来。社会主义小康梦,安居与乐业是两个相连的词,没有安居,哪来的乐业。住上好房子,过了好日子,不是百姓们最基本、最朴实、也最应该解决的生存之道吗?

    令人感动的是,政府还无偿地为无经济来源的孤寡五保户建了一种舒适的养老四合小院,一院可供四至六人居住,共用客厅、厨房。不由得为设计者点一个赞,这种扶贫路上“一个也不落下”的理念,是真正的公仆精神。巍巍青山之下,绿汁江水悠悠从小镇旁经过。我慢慢穿行其中,似乎已经看到这热闹繁华小镇里人影绰绰,车马声声,街上的红灯笼一直亮到公路尽头,欢声笑语一直飘到高山之巅。

    我相信,只有与老百姓朝夕相处,了解他们的贫困和艰难,才能深深体会到他们向往幸福富裕的真实愿望。有谁不希望富足,不渴望美好呢? 正如丫口村委会扶贫工作队员杨老师所说:“愿望就是动力。扶贫,最怕的就是扶贫对象连精神上的向往都失去,因为扶贫并不是单纯的物质扶持,它包括外力援助和自立自强。”在丫口村委会的扶贫工作中,文化扶贫、精神扶贫是一个亮点。老师们发挥其特长和优势,以技术支持和文化引导为主,为老百姓出谋划策,进行项目扶贫。比如,他们发现并促成了特色养殖“雅口飞鸡”,并为此申请专利,帮助当地建立天然养殖场;提供技术帮助,发展药用百合、青花椒、草果的种植,大力帮扶老百姓劳动致富。同时,老师们又不定期给老百姓讲党史、上党课,讲党的光辉历程、伟大理想。杨老师说:“每讲一场,几乎全村人都自发到齐。看到老百姓对党的信任和期盼,我们深感任重道远。”

    老子言“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马太效应”是市场定律、是现实世界发展中难以避免的结果,而老子的“张弓效应”是“天之道”:力求平衡、和谐、统一。我想,这也正是扶贫工作所体现出来的深刻的民生内涵。

    结束采访时,雨过天晴。丫口村委会的大青树下,响起了那首让人心潮澎湃的歌:“……兄弟,我的兄弟,同一片蓝天下,与你牵手沐浴阳光中,千山万水我们结伴而行,风风雨雨我们始终在一起……”

    这歌声,一直飘到绵绵群山的尽头,悠悠江水的边际。

    作者 李夏


责任编辑:赵伶洁

35
相关热词搜索: 兄弟同行
上一篇:蛮竹
下一篇:读书润秋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
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05号
未经云岭先锋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0871)63991803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